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谈及保罗·鲁道夫辉煌的事业生涯,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的建筑浪潮。最为人所知的是早期他在哈佛求学时师承于格罗皮乌斯之下,受格罗皮乌斯与早期现代主义建筑影响,设计出了早期备受赞誉的佛罗里达海边住宅系列,随后不断探索并打破了初期Sarasota School的风格以及僵化的现代主义风格:在耶鲁大学担任建筑系主任期间,他的风格开始转向粗野主义派,追求不朽的形式感,粗糙的混凝土和多级空间里光的交织与相互作用。接着走向低谷:备受推崇的耶鲁艺术与建筑楼因为当时建筑行业开始质疑现代主义建筑理念并迎来后现代主义而被推向风口浪尖,他在美国的业务越来越少以至于不得不转战东南亚市场。除了在美国几个分散的委员会偶尔出现,鲁道夫的最后二十年主要生活在香港、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直到1997年去世。 但当然,历史学家们后来通过重读他晚年未被研究过的一些作品一次次的试图挑战这位没落建筑师的传奇。此外,建筑摄影师Darren Soh拍摄的纪录片——鲁道夫在东南亚的主要作品: 新加坡的The Colonnade (1986), The Concourse (1994)和印度尼西亚泗水的the Intiland Tower (1997)为越来越多对鲁道夫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线索。 Soh的照片虽然仅作为独立的作品,不起任何质疑或声明的作用,也还是让人想起来Robert Bruegmann在之前的两篇文章中所指出的:“20世界70年代,鲁道夫显然已经消失了,这实际上标志着他职业生涯过渡时期的开始……东南亚一些列新委员会的出现,使上世纪80年代早期的岁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他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设计职业生涯。” 事实上,鲁道夫真正可以通过几个大规模项目来探索他自己的核心理念,是在东南亚——由几个富有的雇主所提供。与西方不同的是,这里的客户很快就接受了他的现代主义的观点,部分原因,正如约瑟夫·乔万尼尼(Joseph Giovannini)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中所写的那样,“他们(指东南亚人民)特别厌恶后现代主义所支持的历史古典主义,因为它使人想起了殖民列强时期的建筑风格 ”鲁道夫所建的巨型建筑最终成为新加坡以及印度尼西亚经济迅速发展的重要标志。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