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传统与传承熟悉景德镇的都知道三宝村,风景不错,自古是加工瓷石的地方,基地就在村中的重要节点。近十年,这里变得有些像北京当年的798,自发聚集了上百位陶瓷艺术家建立工作室,所以这里便成了有山有水有女实习生的地方。这里的人们大都与陶瓷有关,甚至每年聚集来数万“景漂”。在这个有着世界上最好陶瓷匠人的地方,虽满怀“瓷心”,然几人成梦。 瓷器与瓷人这里“艺术家”多,“艺术品”和“艺术”展厅就更多,所以从一开始,我的兴趣就不是只做一个摆瓷器的空间,而是会关心瓷人以及他们的故事。     在跟他们的交往中,发现陶瓷创作最有魅力的地方是,瓷跟人之间的,像是少男少女之间,有点试探的那种不直接的沟通,这事尤其体现在经历窑火的“变身”过程中,它又有点像胶片摄影,观者把风景投影到胶片上靠的是想象,在充满期待的冲洗过程后,或惊喜或失望,也恰恰是这种慢慢等待后的不确定,才有了在按快门那一刻的尊重和敬意。摄影师跟照片,瓷人跟瓷也许是在谈恋爱吧。 而建筑,我希望也可以与人谈场恋爱,建立这种空间场所与人的互动关系,是情感上的,也会转化到行为上。 我们要使空间具有神秘感,触发人们更多样更强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也许建筑也能像科幻中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似的,开始有了情感,能够与人交流,而其中的媒介可能就是空间所激发的记忆和想象,我也在试。 天工与人工狭长山谷,溪水流过,千来年,“嗵嗵嗵”,同样的水碓声回响悠长。 一艘巨大的飞船,不知道停靠多久了,满是泥土,青苔密布,但硬朗的外形仍然在清秀的南方山谷里一目了然。这就是我希望的样子,建筑跟环境有着强烈的对比,就像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的黑色方碑。 在自然的环境里,天干天的事,人干人的事,跳脱出来的比较纯粹的几何形体,是我在那里得到的反馈。 展品与自己整个展场在视觉上是150米直线延展的,实际上进入后却发现是多流线并置穿插的。我们确实没打算让人一下就看遍所有地方,空间是可以和人们调情的,就像《一代宗师》里宫二和叶问最后那段隔着门的功夫调情一样,只要氛围合适,场所和他的参与者是能够默契找到那扇门的。而一旦找到,看展品就不再是唯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看自己。我想那些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在试图“看自己”,只不过有的能看清,有的看不清,有的真实,有的虚伪。而看这些作品的我们,其实也是在看它背后那个人罢了。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