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这座酒店的设计不仅关乎建筑本身,更是对古镇更新和建造方式的思考。 暴烈的光线与连绵的玉龙雪山山脉,街道,古镇的木结构房屋、石砌墙体、以及屋顶都牵扯到人在古镇中的体验关系。 “生活是琐碎的,永远是琐碎的……” 我们尝试在基地中重构一座城市,一座网状结构的城市。 对单纯合院的剥离、压缩和重构,我们得以在图纸上消解掉巨大的建筑体量;而私密性和公共性之间的度量转换,让我们得到了 4m*4m 这个单元配置,以及整体的空间和尺度关系。 我们并不打算重复固有的城市规则,也不想破坏其整体性;较高的密度使得的我们终将面   对私密空间和小区域环境品质的关系,这两点和现场的树木确定了单元的基本规则和位置。 建造的材料是在先的,有限的几样基本材料;建造的技术也是被限定的,技术远弱于所用材料需要的技术。 我们需要遵循地方建造法则,并尝试探索其局限性。 “这个假设的建筑群使真实的世界与叙述的可能性的世界相吻合。” 面对这座已经达成某种迷宫状态的微缩城市,我们完成了对古镇扩张的回应。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