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朋友是个资深驴友,攀登雪山,穿越沙漠。平时在北京经营着一家业内知名的户外装备店。2016年底,他委托我们将方家胡同的一处老房改造成一个俱乐部。初衷很简单,就是希望这里有音乐、啤酒和远方。 老房子原来是个烧烤店,房东把整个院子拆建成了一个砖混结构的大屋,屋内比相邻的杂院更显出一股非同一般的力量。 我们只是访客,想做的是从当下胡同里生长出来的东西。春天动工,夏天完工。没有预设想法,每天和工匠们一起边想边干,在建造中做出本能的反应。经常前后矛盾,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开过去的经验和思维的惯性,和房子慢慢调整到同一个频率,一种生长中的状态。 北京老城区包容混杂,是尚未被各种主义彻底颠覆的保留地,看似衰落,其实生机勃勃。人们在现实下闪转腾挪,在夹缝中创造。没有开发商的自以为是,没有建筑师的玄妙理念,只有人们朴实的欲望,不分新旧中西,只要喜欢,拿来就用。 万家灯火,庭院深深。北京的老城区充满活力,豆汁卤煮,绿树白鸽。这里并没有衰落,一片生机盎然。 春夏之交“拆墙打洞”席卷而来。封堵的红砖像爬虫一样从临近的胡同一间间房子啃过来。改造过的建筑二层被拆了重做,原有的露台棚顶被拆掉,门面被堵上。大家想办法在建筑侧墙上硬是开出个门,在封堵门面的砖墙上挂上一块大黑板,在红砖上涂抹七七八八的颜色,街坊邻居倒是喜欢。开业不久后彩砖被抹上了灰色的水泥。 我们在这里埋下一颗种子,它破土而出,顽强地生长着。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