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桥和水的故事——上海宝业中心 上海宝业中心是上海虹桥新中心商务区二期开发的一部分,位于上海市西面高速发展区。场地位于公路、铁路和航运交通枢纽的交汇点,也是人们在高铁从南面进入虹桥火车站前能看到的最后一座建筑,赋予了项目作为重要的城市空间的地位。场地的挑战之处在于:场地形状由城市规划的两块绿地挤压成了L形;场地的东面,南面和西面要求60%的建筑红线贴线率;场地北面紧邻一条24米高的横跨而过的高架公路。同时建筑容积率不得超过1.60,建筑高度不超过24米。 应对这些条件,设计在过程中有非常多的尝试,试图在这些限制中寻找突破点,这些突破主要包括三个方面:1. 对场地限制条件下的突破;2.对办公楼“面积效率至上”法则的突破; 3.对办公楼单一化立面设计的突破。 L形基地的周界首先在最大化程度贴满的情况下地拉伸起4层体积以满足面积要求;根据西面入口、东南面公园和北面绿地对体量边界进行挤压,挤压一方面增长了功能使用面积,在负形形成三个各自独立又相互顶角的庭院,这三个庭院被塑造出不同的性格:中心庭院作为人流汇聚点最为开放,也是公众活动集中的场所;南面的庭院联系中心庭院和东侧的公园,是半开放的景观庭院;北侧的庭院是由建筑围合的水院,为办公提供静谧的场所。对体量的边界挤压同时形成了三个向外敞开的“开口”。几个被挤压的边碰撞在一起,发生了质的改变:内部流线与室外空间在中心庭院发生重叠,这也是在场地众多限制条件下功能与形态之间谈判的平衡。 形态在打开三个开口后,自然而然地形成环抱的姿态引入人流,在中央庭院汇聚后又分别进入三栋建筑。同时,三条抬高的空中连廊一方面满足流线组织的需要,人们可以通过连廊在不同庭院和建筑体量、在不同层高和室内外之间游走。空中连廊也起到压低空间的作用:当人流从室外通过三个敞开的开口经过连廊到达中心庭院,经历了一个由开敞-压低-再开敞的一个空间序列。通过这样的一种序列给了人们一直进入场地的心理暗示,同时先抑后仰的空间序列也在有限的空间中创造更丰富的体验。在此,形态,流线与空间序列是高度统一的,以形态几何激发流线、空间与功能使用之间动态的关系。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