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系馆,由原来内蒙古工业大学机械厂改造,这里曾是学校的教学实践基地,其生产活动一度构成了学校的支柱产业。其中的铸工车间,于1968年建设, 1971年投产。产业结构调整后,车间各部门陆续闲置,到1995年整体处于废弃状态。2008年初,学校决定改造,赋予其新的生命。 这座曾经的铸工车间,静立在校园中已有40余年,陈旧的红砖墙面,斑驳锈迹的机器,绿色掩映的吊车梁,加上矗立其中的烟囱……处处都在唤起人们已经久远的记忆。今天,当我们穿行在其中时,欣喜地体味到一种不曾经历过的空间意象。显然,若要保证建筑持续存活,这种特定的空间应置换成特定的功能。因此,改造工作是一次空间与功能的因果思考及其互动适配的创作过程。 不论是限额改造的被动行为,还是“绿色”思想的主动思考,建筑师首先要做的是与学校一起考量这组旧车间新生命的适宜定位。其次,要在已有的每个空间中体验,为其量身定制一个恰当的具体用途。换句话说,改造的创作活动不只是为某项功能营造一个场所,更多的时候是识别现有空间特征,在引导或诱发中置换新功能。因此,整体改造更新的切入点来源于一个平实的策略:识别。  从校园文化活动中心到建筑馆 设计伊始,呈现在脑海中的是北京的798、上海的8号桥、纽约的SOHO区、伦敦的Tate博物馆等国内外优秀的改造案例,它们化腐朽为神奇的新功能成为了设计初期效仿的直接榜样,鉴于此,车间最初的定位是校园文化活动中心。当然,这一考虑也基于工科学校缺少这类人文功能空间。但很快发现,文化活动中心的功能不能很好地契合厂房空间的通透与开放,其音、体、美等不同的构成内容需要互不影响的场所,以保证不同使用者不会受到彼此的干扰。而过度的分隔又违背了充分利用原空间的“绿色”初衷。因此设计工作又回到起点——为厂房寻求更为适宜的归宿。此时,正值学校建筑学专业迎接全国教育评估,亟待改善专业教学条件。铸工车间通透开敞的大空间、自然裸露的构造细部都能够与建筑学重交流、重体验、重实践的教学特点相适应。我们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天然的建筑馆,各处分布的单个空间也具有较高的契合度:接近天窗的上部空间,光线合理,是一个天然的美术教室;安静的下层角部阳光充足设为图书阅览室;南部独立的车间尺度得当,是一个视线和音质俱佳的报告厅……。接下来的工作将变得简单,即分析体验现有的单个空间,将建筑馆的教学、展览、评图、实验等功能一一“对号入座”。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