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AD经典:美国电话电报大楼(AT&T Building)/ 菲利普·约翰逊和约翰·伯吉

AD经典:美国电话电报大楼(AT&T Building)/ 菲利普·约翰逊和约翰·伯吉

这可能是过去五十年里最重要的一个建筑细部。1984年菲利普·约翰逊( Philip Johnson )和约翰·伯吉( John Burgee )设计的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AT&T Building)(现在的索尼大厦(SonyTower))从曼哈顿中城的麦迪逊大道的摩天楼玻璃海洋中无畏地浮现,它头部开放的三角形山墙单枪匹马地把建筑世界的目光聚集在它的顶端。这个对历史引用堪称游戏性的布局明确反驳了现代主义的观念,并预示着建筑将由设计而不是意义决定的主流观念即将来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AT&TBuilding)并非第一个这样类型的建筑,但是它绝对以最高姿态骄傲地宣布了建筑正在经历一个新进化阶段的成熟期:后现代主义正式到达了世界的舞台。

© Flickr 用户 jackx

约翰逊和伯吉的这种从三角形山墙到整栋楼的历史性的设计布局,实现了十多年来一直在争取的知识革命。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受现代城市主义(modernist urbanism)的失败和实现自己崇高的理想主义社会目标的理论带来的刺激,一场有关建筑内涵的危机席卷建筑界。同期发展还体现在人类学,符号学和语言学,这些将学术兴趣转为文化和艺术生产的建筑交际能力的学科上。对这场危机,埃森曼(Eisenman)通过系统地摒弃外在的形式的方式来探究其内在意义。而和埃森曼的解构主义(deconstructivism)相反,后现代主义探索了标志对具有文化意义的建筑的潜力。其史实性和脱离了环境的借鉴成为了新的建筑设计方法的常见要素。这种新的建筑方法用来反驳由实用主义所带来的毫无生机的影响。

Main entrance. 图片 © Flickr 用户 Roman Kruglov

显然,这种新方法的精彩潜力不会在这个在自己职业生涯中就反映出了超越建筑的变革的约翰逊身上丢失。凭借着从包括和密斯凡德罗 ( Mies van der Rohe ) 共同设计的西格拉姆大厦(the Seagram Building)和他在现代美术博物馆举办的影响力广泛的展览在内的一些作品而成为美国现代主义领军人物的约翰逊,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对“历史形式”的回归表现了他对当时形成的习惯的不满。这种不满体现在逐渐使人厌倦的企业现代主义的语汇中。他对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总的来说也包括工业化的摩天楼)的设想转而向过去,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十七世纪的英国,甚至十九世纪纽约等迥然不同的来源借鉴建筑装饰元素。

Interior lobby. 图片 © Flickr 用户 Rory Hyde

这座建筑最标志性的特征是它的“齐本德尔式顶”(Chippendale Top),凭借着它的三角形山墙得到的这个称呼就和家具制造商对经典高橱衣柜的称呼相似,也许最能说明后现代感觉的元素出现在647英尺(197米)之下的首层。它令人联想到意式拱廊的高耸门廊入口将来访者注意力瞬间从周边的现代曼哈顿中移开。这个入口有一组带着圆形基本花纹的半圆形拱门,这个半圆形拱门在它外部的人行道上高出七层,还有一个又大又圆的布置在门上方的窗户。这些简单的几何元素表明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数学-建筑家对完美形式追求的回归,也同时表明了对打破现代主义的相互垂直的特征的希冀。

© Flickr 用户 mini malist

从大体块落下到入口柱廊的柱子揭示了建筑师一种试图蒙蔽大众的巧妙行为:建筑结构本质上是现代的,是在外立面下传统的钢框架系统结构。也许正因为这样,罗伯特·A·M·斯特恩(Robert A M stern) 最初嘲笑这个设计“无非是个得到异常高度宣扬的常规办公楼”。而非如同现代主义所期盼的用玻璃幕墙完成外形,这栋楼的钢结构用粉色的花岗岩石板包裹。这种花岗岩是一种老旧而稀少,可以营造硬朗氛围的工业原料。尽管这些相对纤细的柱子明确表明了它的现代结构做法,但是完成面的材料仍然在极大程度上直观体现为老旧的砖石结构。与后现代传统中“表面装饰符号”的所有建筑一样,这种标志的表面性不仅不利于它的实用性的降低,也反映了对建筑影响力刻意的优先考虑。

© Flickr 用户 Maurizio Mucciola

约翰逊著名的理论“对纪念性的渴望就如同对食欲和性欲的渴望一样源自天生”也不例外。除了100英尺(30.5米)的入口,三角山墙上30英尺(9.1米)的开口和足有37层高的大楼这些建筑组成元素的绝对尺度之外–约翰逊和伯吉有意地试用建筑设计策略来放大建筑的视觉体量感。垂直的带状竖挺在建筑侧面由上至下的布置加强了建筑的高度,而那些会影响石块整体感的退台却被刻意忽略。

© Flickr 用户 paulkhor

在主流美国文化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在它完工之前就已经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1979年,在它开放之前整五年,约翰逊拿着这幢摩天大楼的模型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从多种方面上来看,这张图片描绘了美国建筑在开创风格化和正式趋势上的转折点。它预示着一个用于大众消费的标志性建筑时代的新黎明。对此,后现代主义非常合适。因为从根本上讲,他是基于可理解的常见历史的平民主义运动,只是太过于急切而不能迎合资本主义企业一时的心血来潮。商业吸引力和对建筑师的艺术家角色欣赏的反现代主义者相结合,促进了建筑专业文化更大的转变:从那开始,建筑生产的描绘日益减少。因为每一个独立聪明的人的作品为今天大众相当熟悉的对明星建筑的狂热崇拜奠定了可悲基础。

Time Magazine cover of January 8, 1979. 图片 © Time Inc.

在被创造性的建筑形式过度刺激以致麻木的今天,已经很难去理解对一个历史想法的简单运用如何可以有令人震惊的发展深化。这不仅反应在学术机构中,同时也由始至终地反应在流行文化里。但对于一个出自中世纪现代主义僵化理论的世界而言,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大楼从根本上表现出来的自相矛盾的保守观念既退化又前卫,。试图在通过知识和正式的装饰元素的手段找到关于建筑意义的这种古老问题中推陈出新这件事一直都在。

© Flickr 用户 Bernard Duperrin

[1] See generally McLeod, Mary. “Architecture and Politics in the Reagan Era: From Postmodernism to Deconstructivism.” Assemblage, No. 8 (February, 1989), pp. 22-59.

[2] Galinsky, Karl. Classical and Modern Interaction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Texas, 1992.

[3] Stern, Robert A.M. "New York, New York: Pluralism and its Possibilities." Arquitectura, no. 218 (May-June 1979): 14-17. 

[4] Johnson, Donald Leslie and Donald Langmead. Makers of Twentieth Century Modern Architecture: A Bio-Critical Sourcebook. Routledge, 2013, p. 157.

编辑:韩爽     翻译:王樱霏

New York, 美国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项目地址

地址:550 Madison Avenue

点击以打开地图
地址仅作为参考。可显示城市/国家,但不提供精确地址。
关于这家事务所
引用: Langdon, David. "AD经典:美国电话电报大楼(AT&T Building)/ 菲利普·约翰逊和约翰·伯吉" [AD Classics: AT&T Building / Philip Johnson and John Burgee] 22 4月 2017. ArchDaily. (Trans. 韩双羽)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869754/adjing-dian-mei-guo-dian-hua-dian-bao-da-lou-at-and-t-building-fei-li-pu-star-yue-han-xun-he-yue-han-star-bo-ji>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