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Utopia Arkitekter 希望在斯德哥尔摩开启一次讨论: 我们该如何管理开发我们的公共空间? 对于公共的英文单词 public 的释义,据牛津词典的解释是指 “对一个区域或国家的人开放或被这些人共有。”然而,随着商业化的持续加剧, Utopia Arkitekter 对室内 “公共” 空间的新应用产生了一个问题。 建筑评论家 Rowan Moore 曾经撰写《我们为何而建( Why We Build)》—— “身份,欲望和刺激是你购买的原动力,人们就这样做出了多样的选择,比如买衣服,去餐厅就餐,滑雪或登上迪拜哈利法塔(Burj Khalifa)。”  问题就是随着我们的城市中越来越多地被室内公共空间 所占据,比如大商场,咖啡馆或餐馆, “公共” 不再代表 “一个区域的所有人”,而只是一种有关经济的范围,即消费者和潜在消费者。在斯德哥尔摩这样的城市中,一年中长达六个月是黑暗和十摄氏度以下,以经济范围划定边界的室内公共空间意味着人们出家门后的社交空间将被减少。Utopia Arkitekter 的方案正是针对这一难题?其答案是室内公园。 斯德哥尔摩已经计划发展 “grön promenadstad”计划——简单翻译来说就是绿色步行城市。一个为市民的城市。Utopia Arkitekter将这个计划看作是斯德哥尔摩寻求更多的以非商业模式建立公共空间的指向灯。他们提出的室内公园将会是23米高的建筑,其高度刚好是周围建筑的屋檐高度,而占地将会是1500平方米。它将被纤细的木结构支撑,并在外面罩上穹顶形式的玻璃罩以实现最大化的透明性,并与外界环境保持融洽。虽然6个有机形态的穹顶组成的建筑形式与街区的现状建筑风格相迥异,其内部的宽阔道路和入口将与现有城市道路相连,形成了主打整合的策略。 他们选定的场地是在 Sankt Eriksplan。这里是一块小场地,虽然有草坪覆盖但不是活跃的公共空间,可能是因为草坪四周布很高的围绳。 但是这里有很大的潜力,因为它地处密集人流地段,不远处就是地铁站 和公交站。另一侧又是一个现有的户外公园 Vasaparken——这里现在每天都吸引着当地人,尤其是一家三口前来。 从 Sankt Eriksplan 到附近的剧院,画廊,博物馆和餐厅只需5分钟步行,可以说这里的文化活动十分丰富。Utopia Arkitekter 希望其提出的透明建筑能够比那些隐藏的翻新仓库和咖啡厅吸引更多的步行者前来。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