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随着近日来建筑竞赛的规模不断升级,我们也生产了越来越多不会被建造出来的建筑方案。很多知名建筑师都在声讨建筑竞赛是对创意能源的极大浪费。但是通过对落选方案的反省,我们会更加明白为什么有些方案是获胜方案。从高线公园到悉尼歌剧院,通过对这些落选方案的反思我们可以更好地评价当下的建筑。 现在是对于当代建筑师极为关键的时刻,让我们来看看过去一个世纪中一些最著名的建筑竞赛,想象一下如果是这些方案获胜,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高线公园 合作者是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和 James Corner Field 公司,这两家事务所都深受纽约人的喜爱。其他很多方案提出了不一样的公园设施,也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扎哈·哈迪的(Zaha Hadid)的猛烈曲线形平台将创造一个极为新颖的公园,但是方案可能缺少了那么一点敏感性。 因为非常喜爱高线公园,斯蒂芬·霍尔(Steven Holl)设计了两个方案:其中一个设计于1980年代早期,提出了一系列后现代主义的独立住宅,沿线布置,而并没有设计绿地。第二个是重新开发时的候选方案之一,创造了一条绿地上的蜿蜒的小径,点缀了一系列建构装置。两个方案的结果看起来都不错,但是不如获胜方案看起来那般轻巧。 而另一个极端是 TerraGRAM (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 以及 D.I.R.T. Studio 和 Beyer Blinder Belle) 的方案,他们的方案看起来和现状没有什么变化,可能对于这种自然地块的干预还是需要多上点心的。 通过在保护和改造之间寻找微妙的平衡,高线公园的实施方案很好地融合了自然和设计。尽管纽约的公园和房地产都十分紧缺,但换成更大胆或是被动的设计也难保有现在这么好的效果。 芝加哥报业大厦 可以说是现代世界最早的广为关注的建筑竞赛,芝加哥报业大厦竞赛的命运也暗示了建筑的发展。竞赛在1922年提供了50000美元的奖金,吸引了23个国家的263个建筑方案。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