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印度被遗忘的梯井

印度被遗忘的梯井

很难想象某种建筑会完全脱离历史网格的范畴,但这似乎是印度无与伦比的梯井的情况。从未听说过梯井吗?别担心,并不是只有你一人:成千上万的游客-还有一定数量的当地人,都被次大陆上的宫殿、要塞、陵墓和寺庙所吸引,然而却遗忘了这些已存在超过一百年的水中建筑,这些建筑甚至能在靠近游客的目的地的地方像德里的Humayun墓和阿格拉的泰姬陵中被找到,然而人们却遗忘了它们。

 

但是现在,印度越来越紧急的水危机可能会带来其中一些地下建筑的更新,这些建筑正在被重新评估收集和存储水的能力。运气好的话,这些建筑世界的“濒危物种”也会被开发成旅游景点。

休息之后,了解更多关于梯井的神奇历史

印度被遗忘的梯井 - 更多图片+ 32

Mertani Baoli, Jhunjhunu.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初始的梯井的首次出现在印度的时间是公元2世纪到4世纪,出现的主要原因是区域气候的变化无常-全年大部分时间都天气干燥,然而紧随其后的是好几个星期的季风暴雨。因此保证全年供水来满足饮用,洗澡,灌溉和清洗的需要至关重要,尤其是在干旱的古吉拉特邦(在这里梯井被称为vavs)和拉贾斯坦邦(在这里梯井被称为baoli, baori,或者bawdi),在这些干旱地区水位不太容易储存十层楼深或者更深。随着过去几个世纪梯井的建设和发展,在11世纪它们已经拥有了复杂和惊人的结构、建筑和艺术特征。

Rani ki Vav, Pat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梯井的建设不仅仅是建一个可以储存水的典型蓄水深池,还有在相邻区域经过精心布置的、石头铺就的“沟渠”,在一个长楼梯和侧边壁架建好后,沟渠可以通过一个井上的开口为不断变化的水位提供水流通道。在干旱季节,每一台阶——数量可以超过一百级——需要相互配合让水到达底层。但在雨季,同样的功能发生,沟渠会变为一个大水箱,储存水甚至有时会淹没体检表面的台阶。这个巧妙设计的系统可以对水进行持续一年的保护。

Madha Vav, Vadhav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在许多梯井里-特别是在古吉拉特邦的梯井-每一层都有一个“亭子”,在水位上涨的时候“亭子”可经由狭窄的侧边壁架到达。它可以提供纳凉需要的重要阴影同时也支撑墙受到的内部压力。出于同样的原因,大多数梯井从表面到最底层是逐级缩小的,最底层非常清新凉爽。通过将建筑往土地下方构件,而不是预期的“向上”构建,梯井创造了一种反向的建筑结构,因为许多梯井除了一堵低砌筑墙之外,从地面上很少能看到它,但一旦和这些旋转的、人为的深渊来一次邂逅,一种彻底的惊讶和全然的错位感会油然而生。一旦进入梯井内部,伸缩式的视角、高耸的亭子和强烈的光影效果也会同样令人困惑,同时也会让人难以对其进行拍照。

Neemrana Baoli, Neemrana, Rajasth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Neemrana Baoli, Neemrana, Rajasth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Neemrana Baoli, Neemrana, Rajasth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在19世纪之前,估计已有几千个不同规模的梯井在印度的城市、乡村甚至还有私人花园里建成,在私人花园里他们被称为“撤退井”。但梯井还发展成了重要的远途贸易路线的一站,在这里旅行者和朝圣者能在有遮蔽的拱廊下纳凉和让宠物活动。它们是根本意义上的公共纪念碑,无论性别、宗教,似乎只要是除了最低种姓的印度教徒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反对来生而是作为一个现世的堡垒,这对梯井而言是非常值得称赞的。而且人们相信有四分之一的富有或者有权势的人类都是女性。鉴于女性有分水的权利(现在仍然是),梯井将会为当时严格管制的生活提供一种缓冲,而在这个梯井里聚集也一定成为了一种重要的社交活动。

Mukundpura Baoli, Narnaul.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梯井根据其规模、布局、材料、和形状可以分为相似的几类:长方形的,圆形的,甚至是L型的,可以由砌体、碎石或砖砌筑,可以有多达四个单独的入口。但是没有任何两个梯井是相同的-无论是其简单性和实用性,抑或是其复杂性和装饰,每个梯井都有其独特的一面。这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梯井的建造位置、建造时间和建造的委托人,印度教结构在这些真实的地下寺庙里发挥着作用,内部布满了给梯井的奉献神雕刻的男性和女性神灵图像。这些雕塑形成了沐浴仪式、祈祷和交易下的精神北京,在许多印度教梯井里发挥了重要作用,尽管缺乏地下水,大量的梯井直至今天还作为寺庙发挥其功能,例如11世纪在艾哈迈达巴德所建的Mata Bhavani vav。

Mata Bhavani, Ahmedabad.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Mata Bhavani, Ahmedabad.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Mata Bhavani, Ahmedabad.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没有一个梯井在建造计划的祭拜背景上比得上印度最著名的梯井,据帕坦两小时路程的Rani ki vav(王妃井)。王妃井由女王Udayamati在大约公元1060年为纪念已故的配偶委托建造,其巨大的规模——长210英尺,宽65英尺——可能造成了灾难性的洪水,在其接近完成时梯井被沙泥埋没近1000年之久。建造者意识到他们正在尝试一些冒险的东西,因此添加了额外的支撑和大面积的支撑墙,但无济于事。1980年代,王妃井的开挖和修复(希望不久后能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遗产的称号)完成,但到那时,长期暴露在外的第一层柱子已被拖去建造附近18世纪、现在已由家庭占据了的Bahadur Singh ki vav。

Rani ki Vav, Pat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Rani ki Vav, Pat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Bahadur Singh ki Vav, Pat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Bahadur Singh ki Vav, Pat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Bahadur Singh ki Vav, Pat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在穆斯林统治者开始统治印度(根据地区不同时间有所不同)时,梯井的结构和装饰都发生了改变。印度教建造者使用横式结构(或柱子和过梁)来支撑建筑圆顶,而穆斯林引入了拱和“真正”的圆顶。印度教的雕塑和装饰挤满了神灵、人类和动物,而伊斯兰教禁止对任何生物的描绘。但在古吉拉特邦短暂的一段时间里,在公元1500年左右这两个传统相碰撞,在Ahmedabad新首都附近产生了两个杰出的梯井——值得任何去参观勒柯·布西耶、路易斯·康或者B.V. Doshi的大师作品的人去绕道参观一下。

Rudabai Vav, Adalaj.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Rudabai和Dada Harir梯井都有五层楼深八角形地下池,每个项目的委托人都是一位女主顾,尽管Rudabai梯井拥有三个独立的入口(罕见),它和Dada Harir梯井是在概念上是非常相似的,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建立且相距仅12英里。它们在伊斯兰当局的要求下使用印度教的工匠进行建造。每一个梯井都经过精心装饰,但相比其他传统梯井明显缺少了神灵和人物形象,相比于其他更简单的伊斯兰风格梯井,这两个梯井更加华丽。

Rudabai Vav, Adalaj.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Dada Harir Vav, Ahmedabad.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就梯井的当前状态而言,有相当一部分条件是相对不错的,特别是那些少数游客们会到来的梯井。但对大多数人来说,由于一系列的原因梯井由盛转衰。其一,在英国统治下,梯井被认为是滋生疾病和寄生虫的温床,因此梯井被围起来,填充或者是摧毁了。“现代的”替代品如乡村水龙头、管道、水箱也减弱了人们对于梯井的物理需要,却无法代替社会和精神方面的需求。随着梯井的慢慢报废,梯井开始被社区忽略,一些成为了垃圾场和厕所,另一些责备用作储存场所,采石场所或者只是被忽略慢慢凋零。

Trashed Anonymous Baoli, Fatehpur.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Mertani Baoli, Jhunjhunu.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Takht Baoli, Narnaul.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Takht Baoli, Narnaul.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许多不受监管的水泵将水耗尽导致了许多梯井的干涸,而当有水时水面往往漂浮着垃圾或者生长着浮游植物,这些都缺乏人的关注,即使是在那些现在仍在使用的寺庙梯井里。

Ganga Vav, Vadhav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Gandhak ki Baoli, Delhi.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Madha Vav, Vadhav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水的污浊至少有以下一个因素:蛇、蝙蝠、小虫、高度、深度、黑暗或污物。不同寻常的16世纪的Bhamaria梯井将井从Mehmedabad撤离,因为这里生活着一群非常的爱叫的蝙蝠;非凡的13世纪的处于一条靠近Ghumli的商队路线上的Vikia vav梯井,现在正处于全面崩溃的边缘。楼梯是不稳定和危险的。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Bhamaria Vav, Mehmedabad.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Vikia Vav, Ghumli.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这些独特的建筑有未来吗?也许这看起来会很糟糕,水资源保护的日益增长的紧迫性促进了一些工作的开始,“重新激活”几个在德里和古吉拉特邦的梯井并希望它们可以再次收集和储存水。与此同时,许多当代建筑师从梯井(还有其他易被误认为是梯井的步入式存水结构例如池塘、kunds和水槽)中汲取灵感,这可能有助于激发对这些正在消失的建筑奇迹的兴趣和赞赏。

IUCAA, Pune, India. 由 Charles Correa
Helical Vav, Champaner. 由 © Victoria S. Lautman

当然,我们需要更多的书、研究和文章来进一步传播梯井,如果有感兴趣的需要进一步阅读的读者可以阅读者四本宝贵的书籍:1981年出版Jutta Jain-Neubauer的重要(但绝版了)的《从艺术史研究视角对古吉拉特邦梯井的研究》(The Stepwells of Gujarat In Art-Historical Perspective);2002年出版Julia Hegewald的昂贵但基本的《南亚的水建筑》(Water Architecture in South Asia);2002年出版Morna Livingston的华丽且翔实的《水的步骤》(Steps to Water);1991年出版Kirit Mankodi的《帕坦的女王井》(绝版)(The Queen’s Stepwell at Patan)。但最重要的是,叫上你的朋友,乘上飞机,在梯井消失之前去实地看看它们。

Victoria S. Lautman是美国一位专门从事建筑、艺术和设计写作和传播的记者。她拥有艺术史硕士学位,考古学学士学位,有过多次在印度旅行的经历,考察四十多个梯井并有着考察更多的计划。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Victoria Lautman. "印度被遗忘的梯井" [India's Forgotten Stepwells] 01 6月 2015. ArchDaily. (Trans. 王智)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67676/yin-du-bei-yi-wang-de-ti-jing>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