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项目
  3. 图书馆
  4. 俄罗斯
  5. Alvar Aalto
  6. 1935
  7. AD经典: 维堡图书馆 / Alvar Aalto

AD经典: 维堡图书馆 / Alvar Aalto

AD经典: 维堡图书馆 / Alvar Aalto
AD经典: 维堡图书馆 / Alvar Aalto,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尽管是一个现代北欧建筑中的开创性作品,阿尔瓦·阿尔托的维堡图书馆一直默默无闻了四分之三个世纪,直至2014年底媒体的突然报道。其接受了世界遗产基金会/诺尔现代主义奖赞助的翻修的新闻最近占领了世界各地的新闻,为这座1935的建筑带来了前所未见的水平的关注和研究。

这一复兴无非是非凡的。这座建筑废弃了了超过10年,落入了完全失修的境地。它已经被忘记,许多人认为它实际上已经被拆除。【1】几十年来,建筑师研究阿尔托的项目仅通过图纸和战前的黑白照片,不知道原来的建筑还在还在,也不知道它是如何被使用的。从现代的经典标志到一个废弃的遗迹再到建筑的经典是一次政治策划,一场战争,遗迹几个人为了从破败中拯救建筑物的持之以恒的毅力。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44

历史

当阿尔托于1927年赢得维堡市图书馆的设计竞赛,这是他再祖国进行的一系列现代建筑活动的开端。【2】维堡当时是一个具有繁荣的工业和商业的港口城市,位于该国东部边境,它与苏联的联合在1935年结束,但其在芬兰的居留权是短暂的。芬兰政府在约1939-40年冬季战争后将维堡正式割让给苏联,在它被芬兰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夺回后被苏联在1944年再次抢走。位于战斗的中心造成了人口的大量撤离,维堡在战争中失去超过一半的建筑,剩下的也受到严重破坏。曾经是芬兰人口第二大城市的它突然变成一个鬼城,苏联的边界清晰之后将其命名维堡。[ 3 ]

Alvar 和 Aino Aalto 与 Aarne Erve, 1935年。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Alvar 和 Aino Aalto 与 Aarne Erve, 1935年。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1940年的照片显示阿尔托的图书馆在一座骄傲的城市的核心地带,位于维堡的石制新哥特风格的大教堂后方。当它的邻居包括教堂本身被苏联炮兵夷为平地之后,图书馆被遗弃了,失去了修缮。它被隐藏在越来越坚不可摧的铁幕背后,关于这座建筑的知识在西方世界消失了,很多人认为它被摧毁了。[ 4 ]

1940年前维堡图书馆位于大教堂旁的照片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1940年前维堡图书馆位于大教堂旁的照片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图书馆在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一个新的翻修计划第一次更新了这座建筑,据称这位苏联建筑师甚至没有得到阿尔托的平面图。【5】体弱多病但仍然存在,建筑继续为维堡越来越多的人口服务,尽管它有着不断增加的年龄和磨损的迹象。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80年代末的开放中给外面的世界第一次瞥见图书馆近五十年来的状况。但迎接他们的是一种可耻的景象。它的白色粉刷的墙壁破裂污损,被涂鸦糟蹋,图书馆比起曾经的建筑瑰宝更像是屈米广告中的萨伏伊别墅。

破损修复草图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破损修复草图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翻修的细节以及演讲厅的背面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翻修的细节以及演讲厅的背面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2000年,图书馆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它出现在世界纪念物观察公布的100个最濒危遗址名单上,这是一个严厉的警告(和一个可疑的荣誉),它在两年后再次出现在上面。在芬兰和俄罗斯之间永恒的紧张关系中,这座建筑作为共同利益成为合作的欢迎点。俄罗斯总理弗拉迪米尔·普京和芬兰总统哈洛宁保证了图书馆在2010获得联合资助。 立面和建筑内墙被修补,同时精心修复了阿尔托标志性的内部细节,修复使建筑重新回到了人们的生活之中。

大堂 图片© 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Petri Neuvonen
大堂 图片© 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Petri Neuvonen

设计

图书馆的体量由两个简单的矩形块组成,从另一个横向偏移,但内部空间组织形式更复杂。经常被描述为三层的平面再剖面上看是六或七层,致使它具有变化多端的空间序列和复杂的过渡空间系统。总体上的布局与其简单的体量形式有相似之处,在主入口的体块中布置了行政和仪式空间,而阅读空间和书架在后方较大的块体之中。复杂的平面却说明了这个项目实际上并不是如此简单。

从上到下:地下室,首层平面,二层平面
从上到下:地下室,首层平面,二层平面

通过这种复杂的内部流线布置,我们得以捕捉阿尔托设计的本质。通过分析由高程变化导致崎岖的地形,他致力于创造一个阶梯式的“剖面与首层平面的交融”和“一种横向和纵向一体化交织结构。”[ 6 ]与功能性项目通常具有的平走廊不同,建筑中的走廊越是进入就越是上升,最终在一个中央行政办公桌前达到象征性的最高点。通过修正后的现代轴测图显示,阿尔托通过给予这些过渡空间实用价值来重新利用他们,他将台阶融入了阅读的平台之中,并用书架填补了层与层之间的空隙。结果形成了一个无缝的,连续的旅程,在建筑整体之中蜿蜒流动如同水流般的液体。

阿尔托的地形概念草图
阿尔托的地形概念草图
向通道中央的桌子看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向通道中央的桌子看 图片感谢芬兰维堡图书馆保护委员会

尽管它具有体验式的效果,建筑的组织仍然由严格的逻辑过程确定。建筑的不同元素之间的关系是由网格的几何比例关系与旋转确定的。行政办公桌的建设纲领性的位置也是其几何中心,并产生径向轴线,将书架和楼梯间由单一的点连接组织,在一个正交系统中形成了强大的圆形图案。网格重叠导致了过渡空间出现,如演讲厅后面的走廊。这种语言完全由操作控制,就好像对于40年后出现的解构主义方法具有先见之明一样。

网格与径向平面图解 图片 © David Langdon
网格与径向平面图解 图片 © David Langdon

在功能的方面,图书馆为年轻的阿尔托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实现他对于自然光照明的想法。这种追求贯穿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为在阅览室中充满弥漫的光,他发明了一种锥形的天窗,这种漏斗在白天不射入直接形成阴影的太阳光。依靠阅览室中生成的网格,他系统地在屋顶上开了2米的采光井,给屋顶形成了标志性的具有未来感的外观。这种高效的照明方式成了阿尔托设计的主要元素,它受到了Rautatalo的Otaniemi图书馆的浮雕的影响。这些天窗也成为一般图书馆设计的一个永恒的理想状态,就像 Gwathmey Siegel & AssociatesHaas最近完成的耶鲁艺术图书馆所展示的那样。

翻修中的阿尔托标志天窗下的办工桌 图片 © Flickr 用户 Liz Waytkus
翻修中的阿尔托标志天窗下的办工桌 图片 © Flickr 用户 Liz Waytkus

而维堡图书馆无可辩驳地属于萌芽阶段的传统现代主义,但它也展示了有计划地背离纯粹的功能主义的一面。其中丰富的细节既不合理也不是纯粹的装饰,如它的对角线式的大门支撑,和蜿蜒的楼梯扶手,在现代形式增加了与众不同的个人情趣的表达。这种正式的组织方式和其“特别突出设计元素的趋势”对于它的形态和构成来说是离经叛道的。[ 7 ]

对自己国家的环境和传统一贯敏感,阿尔托用典型的芬兰建筑材料丰富了维堡纯净的现代主义设计。白色的灰泥,混凝土,玻璃立面与室内温暖的木饰面,以及演讲厅壮观的滚动的木制天花板相映成趣。阿尔托对自然采光的关注也成为了北欧设计的一个永恒标志,暗示了独特的地方性施工方法。这种远离主流的现代主义的冲动使图书馆成为结合地方传统精神和新欧洲大陆的情感的早期地域性现代现代风格。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留存的演讲厅 图片 © Flickr 用户 ninara
留存的演讲厅 图片 © Flickr 用户 ninara

即便维堡图书馆安全度过其动荡的青春期是全屏运气,它的丰富设计和它对于现代建筑的珍贵价值使得它在荒废几十年后重新焕发生机。虽然维堡的故事证明了一座伟大的建筑具有永恒的力量,它是建筑偶尔会屈从于政治的无法反驳的例证;它证明了建筑并非凌驾于它所处的城市或是国家之上,就像它们周围的世界,随时都会成为国际政治的砝码或是战争的牺牲品。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1]“Viipuri Library.” Alvar Aalto Museo. Retrieved 1 December 2014 from http://www.alvaraaltoresearch.fi/files/3213/6093/2171/AAM_RN_Passinmaki.pdf

[2] See generally Koepper, H.F. "Alvar Aalto." Encyclopedia Brittanica. Retrieved 3 Dec. 2014 from 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241/Alvar-Aalto.

[3] See generally "Vyborg." Encyclopedia Brittanica. Retrieved 3 Dec. 2014 from 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633556/Vyborg.

[4]“Viipuri Library.” Alvar Aalto Museo. Retrieved 1 December 2014 from http://www.alvaraaltoresearch.fi/files/3213/6093/2171/AAM_RN_Passinmaki.pdf

[5] Id.

[6] Passinmaki, Pekka. “The Trout, the Stream, and the Letting-Be. Alvar Aalto’s Contribution to the Poetic Tradition of Architecture.” Working paper – Alvar Aalto Researchers’ Network. Retrieved 1 December 2014 from http://www.alvaraaltoresearch.fi/files/3213/6093/2171/AAM_RN_Passinmaki.pdf

[7] Musgrove, John, ed. 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Butterworth Group: Great Britain, 1987.

查看完整图库

地址

地址仅作为参考。可显示城市/国家,但不提供精确地址。
关于这家事务所
引用: Langdon, David. "AD经典: 维堡图书馆 / Alvar Aalto" [AD Classics: Viipuri Library / Alvar Aalto] 31 3月 2015. ArchDaily. (Trans. 杨奡)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767603/adjing-dian-wei-bao-tu-shu-guan-alvar-aalto>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