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atmáry Palace / MARP

Szatmáry Palace / MARP

© Tamás Török© Tamás Török© Tamás Török© Tamás Török+ 36

  • 建筑师: MARP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0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11
  • 摄影师 摄影师:  Tamás Török

现存文艺复兴时期的Szatmáry 宫殿遗迹是匈牙利最有保护价值的纪念物之一。宅邸位于匈牙利西南部最具历史渊源的Pécs老城镇。遗迹位于城市东北部的Tettye 山谷的一个公园里,在这里深厚的历史肌理与自然交融在一起。山谷几乎从市中心绵延升起,在最高处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壮丽景象。主教György Szathmáry (1457-1524)16世纪之初在这里建立建立了这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夏宫。宫殿必须二层高带天井,由当地石头砌筑。据说,这个建筑是U型的,带一个朝南开敞的院子,也就是说,朝向城市。之前的考古挖掘证实Pécs城的主教有一个带内院的建筑在一段时间之后被重建了。自16世纪中期匈牙利被土耳其帝国占领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宫殿成为了一个土耳其修道院。这个时期东南塔的建造始终无从得知。在土耳其人被驱赶之后,这座建筑被遗弃,并逐渐衰败。在20世纪之初,建筑的一些部分得到了修缮,一些开窗也被拱形加以强调,给建筑增添了罗曼蒂克的废墟美感。直到最近,这个遗址作为了夏季剧院的舞台背景。尽管这座宫殿有着深厚的历史和极好的位置,极差的现状并不能体现出它在历史和建筑上的重要性。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2010年,Pécs老城、Essen和伊斯坦布尔一起被授予欧洲文化之都。作为奖项的一部分,关于公共空间的更新项目成为主要的焦点,其中也包括了Tettye公园。这个项目将废墟至于一个新的文脉下,公园也将被重新定义。废墟的复杂度带来了很多独特的特征,于是设计师从从废墟的现存环境和条件入手。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Szatmáry 宫殿主要是一些建筑的废墟,但是今天这些特性并不能完整地表现它自身。它不能详细地反映出文艺复兴建筑的特征。显然它缺乏我们所知甚少的建筑细部(Pécs老城文艺复兴时期的石头碎块几乎没有用在Tettye的建筑上)。于是可以这么说,这些废墟的建筑真实性仍然在这些残余墙之间的空间关系中存在。但是,这只是一个由自然和人类侵蚀后的复杂情景。东南角的毁坏十分严重,以至于根本无法复原出曾经的景象。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同时,这些因为对公园疏于打理而严重损坏的废墟,却在Tettye谷呈现出别致景观元素。战前留下的特征呈现出美好,别致的旅游景点统领整个景观。然而,废弃的公园开始重新征服遗迹以至于在高峰季节,遗迹的特征几乎淡出了视线。从某些角度看,遗迹就像一个地质景观。由于建筑南侧的高度腐蚀,如果仔细观察遗迹,这种感觉仍然存在。这处遗迹的美丽被20世纪初增加的拱形结构加以强调。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这个建筑第三个重要的特点是,宫殿原来围合的内部空间,在今天仍然成为公园公共区域的一部分,消解了景观和建筑原先的差异。于是,这处废墟同时具备了公共空间的特质。有趣的是,废墟中设定的夏季剧院公开的表演更加强调了这个特点。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Tettye公园的重建项目不可避免地将宫殿的废墟作为一个突出的景观要素和建筑纪念物。在定义设计时,我们的主要目标是避免过于强调理智和废墟复杂度的特质。设计的出发点就是接受这些既定的现状,即使是经过几个世纪或者仅仅几十年发展出来的断层。同时,不可避免的要修改废墟所携带的特质和意义。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在整个建筑干预,遗迹保护的过程中,遗迹的整个平面和部分空间重建初步呈现出来,基于科学的考古挖掘结果贯穿了整个设计阶段。在挖掘过程中,原以为遗失很长时间的建筑南翼的基础墙被挖掘出来,这似乎支持了建筑不是U型的猜想。挖掘的结果使得我们现在能够绘制出上部的墙体和原先的平面。在重建平面的过程中,我们主要做的是修复整个遗迹外部轮廓的水平层,我们也保留了南侧腐蚀的墙体和东南角,在东南角的后边我们将腐蚀的基础填充至水平层。这个支撑墙体可以稳定阻止由于侧滑导致的侵蚀。原来的平面以墙线标记出来。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在当地空间重建的过程中,我们设计了一个在东南侧缺失的L形钢结构构件,该构件包括了一个瞭望塔和通向它的楼梯,和一个为剧院使用的设备。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新的设施并不意味着正式的重建(后者实际上并不是目的,提供的数据也不充分),因此它并未准确表达原貌。我们希望在原址创建一个体量强调它的建筑特征,而不是遗址特征,从现存的建筑角部向外眺望可以形成一个城市视线框。在遗址上,我们没有做其它的复建工程,也就是说,我们不是‘完全复原’这个废墟。显然,眺望台提供了一个眺望城市的美妙景观,但同时也有一个朝向废墟内部的良好视觉景观,使得使得平面的复建整洁而又富有启发。

© Tamás Török
© Tamás Török

作为平面复建的一部分,我们重新定义了宫殿外墙内部的平面,参考了以前的空间使用:内部天井成为绿色草坪区,而其它曾经是内部房间的区域,铺上了碎石。作为对废墟公共空间的解读,我们强调了当前的公共空间的使用而不是原来的地毯平面。在原来建筑的西翼,为了剧院的演出,铺上了新的地毯,将水平标高稍微提升了些。新的角部重建,舞台和街道家具(座椅)都铺上了铁地毯。作为Tetty公园重建的一部分,废墟的直接和简介环境都得到了更新。重新在废墟周围种植植物后,破碎的建筑重新成为了一个更加统一,更加具有吸引力的整体,并重新获得一些原来的特征。我们也在物质和概念层面对遗址进行了干预和复原。当我们重新赋予他们意义的时候,我们也期望给它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并且,整个地区将会成为城市中一个新的,振奋人心的部分,在这里新的宫殿遗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通过重新安排周围的环境,包括移开遗址南边的交通,我们再次创造了一个可以定义Tettye谷的三层梯田系统。

平面
平面

项目图库

查看全部显示较少

项目地址

地址:Pécs, 匈牙利

点击以打开地图
地址仅作为参考。可显示城市/国家,但不提供精确地址。
关于这家事务所
引用: "Szatmáry Palace / MARP" [Szatmáry Palace / MARP] 30 4月 2014. ArchDaily.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601620/szatmary-palace-slash-marp>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