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She Ying

She Ying: 最新架构和新闻

13个专注拍摄建筑立面的Instagram账号

10:30 - 11 九月, 2018
Instagram user @serjios (Serge Najjar). ImageZaha Hadid in Beirut
Instagram user @serjios (Serge Najjar). ImageZaha Hadid in Beirut

近年来,社交媒体应用软件(尤其是 Instagram 图片分享软件)已经成为建筑领域极其重要的一个工具。Instagram 已经成为了一个可以展示各种各样的建筑类型和风格、城市景观以及那些令人惊叹的建筑的首选视觉平台。虽然这些建筑在普通人看来很普通,但它们不仅只是建筑师的艺术品,也是那些停下来关注其设计的人们的艺术品。

下面我们选择了13个 Instagram 用户账号,他们专门通过展示世界各地的建筑立面和墙壁,来显示我们城市的多样性。

建筑摄影中三个革命性的流派:城市,现代及艺术

11:30 - 10 九月, 2018
建筑摄影中三个革命性的流派:城市,现代及艺术, Bernd Becher, Hilla Becher. Framework Houses, 1959-73. © 2018 Hilla Becher. Crédito: MoMA; presente de Hilla Becher. Sob termos de "Fair Use"
Bernd Becher, Hilla Becher. Framework Houses, 1959-73. © 2018 Hilla Becher. Crédito: MoMA; presente de Hilla Becher. Sob termos de "Fair Use"

1793年,来自法国的约瑟夫·尼迈普斯(Joseph Niépce)进行了第一次摄影实验, 1826年,他的测试终于获得成功。从此,摄影成为了一种探索的对象以及记录世界的方式方法。无论从摄影艺术还是文化建设的角度来说,建筑都是一个重要历史痕迹和线索。

建筑摄影作为一种实践具有很大的自主性,与其他探索的可能性一样,能够重申所描绘建筑的一系列表现特征,并在其与周围环境的关系中创造张力,由此提出对建筑物的具体或概括性解读。

南斯拉夫纪念碑合集,由摄影师 Jonathan Jimenez 拍摄

10:00 - 22 八月, 2018
南斯拉夫纪念碑合集,由摄影师 Jonathan Jimenez 拍摄, © Jonathan "Jonk" Jimenez
© Jonathan "Jonk" Jimenez

前南斯拉夫解体三十年后,当时的社会体制和管理制度等痕迹现在已经很难寻觅到了,现在的社会体制和以前相比已经是天差地别。在现存的这些纪念碑中,它们所处的环境是各种各样的:有些仍然保持着原始状态,有些则在多年的自然环境中逐渐消失。

© Jonathan "Jonk" Jimenez © Jonathan "Jonk" Jimenez © Jonathan "Jonk" Jimenez © Jonathan "Jonk" Jimenez + 27

贫穷和富有中间仿佛有一条线,航拍图揭露社会不平等

17:00 - 19 八月, 2018
贫穷和富有中间仿佛有一条线,航拍图揭露社会不平等, Assentamento Kya Sands em Joanesburgo, África do Sul. Image © Johnny Miller / Unequal Scenes
Assentamento Kya Sands em Joanesburgo, África do Sul. Image © Johnny Miller / Unequal Scenes

在全球范围内,城市聚落或多或少存在社会和经济差异。尽管人们的感觉已经非常强烈,但些收入和教育、健康、卫生和基础设施的不平衡或多或少会造成明显的空间割裂。

尽管对于一些人来说,社会空间的不平等经常被忽视。摄影师 Johnny Miller 表示“人们生活方式的差异有时很难从地面上看到,通常情况下,极度富裕和特权的社区离肮脏的环境和简陋的住所只有几米远。” Miller 的系列摄影作品“不平等的场景(Unequal Scenes)”,试图“尽可能客观地描绘(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场景’。

香港是什么样子?

16:30 - 13 八月, 2018
© Nico Van Orshoven
© Nico Van Orshoven

香港是一个位于中国东南部的特别行政区,以其城市中的摩天大楼、城市密度和高物价则闻名于世界。但是,在尼科·范·奥斯温(Nico Van Orshoven)名为“特别的每个地方(Everywhere in Particular)”的旅行记录中,这位比利时建筑师打造了与对香港一般认识不一样的摄影集。他用这座城市富有活力的公共空间和令人惊叹的自然景观告诉读者:香港依旧并且未来也会一直令你惊艳。

接下来,让 Van Orshoven 为您重新讲述他在香港的旅途:

© Nico Van Orshoven © Nico Van Orshoven © Nico Van Orshoven © Nico Van Orshoven + 32

20世纪各国革命纪念碑合集,由摄影师 Darmon Richter 拍摄

11:00 - 11 八月, 2018
20世纪各国革命纪念碑合集,由摄影师 Darmon Richter 拍摄, Memorial House, Tjentište. Image © Darmon Richter
Memorial House, Tjentište. Image © Darmon Richter

英国研究员 Darmon Richter 最近发布了“纪念主义”(Monumentalism)为主题的一个200多幅照片的视觉研究,其中包括世界各地20世纪政权建造的社会主义建筑和设计鲜蘑菇。 这些照片拍摄于30多个不同的国家,从前苏联的军事游行到革命的纪念地点,展示了十分广泛的主题。

Monument to the Nine Kherkheulidze Brothers. Image © Darmon Richter Dudik Memorial Park. Image © Darmon Richter Armenian Genocide Memorial. Image © Darmon Richter Gates of Artsakh. Image © Darmon Richter + 11

伊斯坦布尔的彩虹建筑,由摄影师 Yener Torur 拍摄

10:00 - 1 八月, 2018
伊斯坦布尔的彩虹建筑,由摄影师 Yener Torur 拍摄

提起伊斯坦布尔,富丽堂皇的清真寺和繁忙的市集就会在脑海中显现。不过,建筑师兼摄影师 Yener Torur 却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城市的另一面:记录伊斯坦布尔鲜为人知的本地社区,展现万花筒一般惊艳多彩的土耳其

Yener Torur 常常以他的朋友、家人甚至他自己为模特,以摄影为媒介,讲述古怪离奇的视觉故事。他的镜头下的人物如同嵌入画面中,和照片的色调相辅相成。Torur 将自己寻找、拍摄这些建筑物的过程称为一种“寻宝游戏”,希望透过镜头记录、呈现一个不一样的,鲜为人知的伊斯坦布尔,以消解大众对土耳其单调的东方主义印象。

安藤忠雄“杭州良渚文化中心”,摄影师施峥拍摄

20:00 - 13 七月, 2018
安藤忠雄“杭州良渚文化中心”,摄影师施峥拍摄, © 施峥
© 施峥

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杭州蕴藏深厚历史文化的良渚文化村设计了新的良渚文化中心。自2015年开馆迎来,该建筑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参观,成为良渚自2008年 David Chipperfield 所设计的良渚博物馆以外的又一新地标。

© 施峥 © 施峥 © 施峥 © 施峥 + 39

OMA、UNStudio 等多家荷兰建筑事务所办公环境大公开

13:30 - 9 七月, 2018
OMA、UNStudio 等多家荷兰建筑事务所办公环境大公开, Studioninedots 建筑事务所. 图片来自 © Marc Goodwin
Studioninedots 建筑事务所. 图片来自 © Marc Goodwin

建筑摄影师 马克 古德温(Marc Goodwin)之前曾经在迪拜伦敦巴黎北京上海首尔北欧国家,和 巴塞罗那 等地为建筑公司的办公室拍摄过一系列的照片。他现在在荷兰继续这个系列,为17个大小不一的建筑公司办公室拍摄照片。 在被用作事务所前,这些建筑以前是写字楼、银行和旧厂房,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正在工作的设计师们和他们平常的建筑设计工作环境。

摄影师 Bahaa Ghoussainy:贝鲁特美国大学·伊萨姆·菲尔斯学院 / 扎哈.哈迪德事务所

09:30 - 29 五月, 2018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横扫的对角线、高架的混凝土走道和纪念碑的形式,构成了扎哈.哈迪德事务所设计的贝鲁特美国大学伊萨姆•法里斯学院。它强调了运动,用一套步行道的连接系统唤起了当代生活的速度感。从2006年开工,到2014年完成,扎哈这个获奖的由混凝土和玻璃构建的建筑,大胆的运用21米高、两层楼高的悬臂建造出了一个有顶的庭院,减少了建筑的占地面积,避免阻碍交通路线。高架人行道带行人穿过巨大的柏树和无花果树的树枝,其中许多树在这个建筑建成时,已有120到180岁了。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 Bahaa Ghoussainy + 23

伦敦粗野主义地标“太空之家”,尽显六十年代混凝土艺术

15:30 - 26 五月, 2018
© Ste Murray
© Ste Murray

常常受到行业内高度评价,但也经常受到公众的诋毁,野兽派建筑在英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奠定了战后的建筑形式。雷纳·班汉姆(Reyner Banham)在他1955年的文章“新野兽派”(The New Brutalism)中指出,它必须具有“1,正式计划的可读性;2,结构的清晰展示;3,已找到其内在品质的材料的价值评估。”

在Kemble大街上,一座16层圆柱形塔楼办公建筑曾用名为“太空之家”,是由建筑师George Marsh 和Richard Seifert设计。清晰地展现了所有的特点,在1968年完工,创造了如今伦敦市中心引人注目的地标性建筑。摄影师史蒂·穆里(Ste Murray)全天拍摄了这个二级保护建筑,设法精妙地捕捉建筑的本质,庆祝其50年纪念,同时突出了其形式的暗喻,表明了与意识形态对比的相似之处。

© Ste Murray © Ste Murray © Ste Murray © Ste Murray + 23

建筑摄影系列:在错误的时间,遇上正确的‘喵!’

12:30 - 18 五月, 2018
© Pedro Vannucchi
© Pedro Vannucchi

猫咪们只是不在乎罢了。 他们不在乎你是否买了好吃的。 他们也毫不在意,你是否为他们定制了家具或豪华纸板箱,而且他们肯定不会在乎自己是否闯入了你建筑摄影作品里,尽管我们认为这是他们吸引注意的行为方式。

不信?这儿有一系列我们从资料库中挑选出的建筑摄影作品,这里头的猫咪们一点儿也没有抢镜头的意思哦。

巴塞罗那建筑事务所办公室合集

11:30 - 5 五月, 2018
巴塞罗那建筑事务所办公室合集,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 . Image © Marc Goodwin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 . Image © Marc Goodwin

建筑摄影师 Marc Goodwin 拍摄下了很多世界上独特的建筑师工作环境。迄今为止, Goodwin 的摄影作品已经让我们想象到了在伦敦巴黎北京上海首尔北欧国家等地工作的建筑师的生活,现在我们可以想象在巴塞罗那工作的场景了。继续阅读来看看从 Ricardo BofillFermin Vazquez 在什么样的地方来做出可以影响整个世界的设计方案。

ESTUDIO DE ARQUITECTURA ALONSO, BALAGUER. Image © Marc Goodwin La Granja. Image © Marc Goodwin Miralles Tagliabue EMBT. Image © Marc Goodwin Miralles Tagliabue EMBT. Image © Marc Goodwin + 20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东大门广场”,摄影师镜头下的韩国‘不眠之城’

09:00 - 30 四月, 2018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东大门广场”,摄影师镜头下的韩国‘不眠之城’,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在首尔繁华的街道上,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设计的东大门广场已经成为了其在首尔非典型的地标。复杂但又一气呵成的建筑囊括了东大门文化中心的活力,这个地区由于其夜时尚市场本身赢得了“不眠之城”的称号。

在调查了建筑的曲线后,摄影师安德烈-盖拉多(Andres Gallardo)拍摄了建筑结构呈流线的组成部分。尽管他的照片里几乎没有行人的存在,但建筑本身的张力表达了白天和夜晚发生的活动。东大门设计广场位于屋顶步行公园的下方,包括大型国际展览空间,设计博物馆,24小时零售商店和媒体中心,以及其他跨越各个层面的设施。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Andres Gallardo + 26

维纳斯建筑‘几何美’,看透城市内部空间的演变

17:00 - 26 四月, 2018
© Zsolt Hlinka
© Zsolt Hlinka

在匈牙利摄影师兼版画家 Zsolt Hlinka 最新的摄影系列“维也纳测量法(Viennametry)”中,展现维也纳的历史建筑与当代建筑中从未被探索的空洞。

在迪拜的建筑事务所办公室什么样?奢华还是设计感十足?

20:00 - 24 四月, 2018
Jumeirah Lake Towers
Jumeirah Lake Towers

从巴塞罗那到北京,Marc Goodwin正在捕捉世界各地的建筑工作空间。Goodwin的最新作品:迪拜。 向下滚动,以便了解像RMJM和EDGE这样的建筑师在“黄金之城”工作的情况。

以摄影师 Federico Scarchilli 之视角看意大利“西多会的三大修道院”

08:00 - 22 四月, 2018
以摄影师 Federico Scarchilli 之视角看意大利“西多会的三大修道院”, 福萨诺瓦修道院
福萨诺瓦修道院

费德里科·斯卡尔基利在他最新的摄影集里通过福萨诺瓦修道院(Abbazia di Fossanova)、卡萨玛瑞修道院 (Casamari)和法费修罗修道院(Valvisciolo)来拍摄捕捉西多会修会(Cistercian Order)。简洁又实用,西多会建筑反映了罗马式哥特式时期之间的过渡。在这期间,很多宗教当局感到过多的装饰会干扰精神学习。

法费修罗修道院 卡萨玛瑞修道院 法费修罗修道院 卡萨玛瑞修道院 + 14

哪些相机设备最适合建筑摄影?开始剁手啦!

14:00 - 31 一月, 2018

一张优秀的照片通常和优秀的建筑一样重要,有时候甚至更重要。从光滑的杂志页面到数码出版物的图库以及在线作品集,高质量的摄影对当代建筑师非常重要。然而选择照相机的各种组合,包括设备,配件和一些行话(光圈,iso感光度,快门速度等)令人眼花缭乱甚至恐惧。所以当你智能手机的自带摄像头已经不够用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办?

为了确保新入行的从业者以及更专业的人士能拍摄较为完美的照片,Eric Reinholdt 在这两段2016年拍摄的视频中详细的总结了在他自己的操作中使用的拍摄设备。第一集在专为建筑师、作家和摄影师而设的 Youtube 频道 30X40 Workshop 上播放,清楚的提出他选择了数码单反相机。超过2000万的像素,很多可供选择的大光圈镜头以及多功能性对于大画幅的印刷以及数码出版物都是非常重要的。佳能和尼康成为被他推荐的品牌,因为他们提供了大量可供选择的产品,并且当新的摄影设备发布的时候,这两个品牌的相机被认为能够额外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