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木材

木材: 最新资讯

Mad Lab 引用乌托邦概念,设计新型木制容器

Antonio Serrano与西班牙的Mad Lab设计了一系列受文艺复兴时期“乌托邦 ”概念启发的日常用品。这套托盘,盒子和中心构件由镶嵌枫木和雪松木制成,每一件都叙说着“创业,设计,工艺和技术的故事”。

这一系列以“缩小城市”的形式呈现,将乌托邦当作现实想象的反映,而不是对理想城市的向往。通过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元素,比如拱门和尖顶,使这些物件充满了“点头,眨眼,手势,它们将人们置入幻想的梦境中”。

© Angel Segura © Angel Segura © Angel Segura © Angel Segura + 9

Powerhouse 新作“ING Pavilion”,在阿姆斯特丹动工

Powerhouse公司为阿姆斯特丹的ING校园设计的展馆已经开始施工。这座900平方米的展馆位于阿姆斯特丹东南部的新兴地区,旨在“在与周围环境融合的同时,体现本身特色”。

这个干净、简约的展馆将坐落在ING校园的中心,既是一个就餐区,也是一个社区的多功能空间。该展馆强调自然景观,通过吸引人的圆形造型,木质内饰和北立面和东立面的绿色Tichelaar瓷砖,在建筑和自然环境之间产生协调。

Courtesy of Powerhouse Company Courtesy of Powerhouse Company Courtesy of Powerhouse Company Courtesy of Powerhouse Company + 11

3XN公布北美最高的木构办公楼方案

3XN已经公布了T3 Bayside规划的细节,这是多伦多新兴社区Bayside的第一座办公楼,也是北美最高的木构办公楼。该建筑位于安大略湖沿岸,高42米,是振兴多伦多2000英亩滨水区计划的一部分。

该方案旨在反映和强调其所处的新兴社区,相互交织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连续的充满活力的底层空间提供了零售机会,渗透到中心购物区、展览空间、灵活的办公和协同工作空间。

© 3XN © 3XN © 3XN © 3XN + 5

隈研吾以“堆叠木盒”为灵感设计的博物馆将于今年六月于土耳其开幕

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Kengo Kuma & Associates) 设计的奥顿帕扎里现代艺术博物馆(OMM)将于2019年6月对外开放,该博物馆坐落于土耳其西北部的大学城 Eskishehr。将会展出国际上的一些重要的现代和当代艺术收藏品,该项目是该事务所在最近完成的苏格兰 邓迪V&A博物馆 之后进行的设计。

该博物馆建筑面积为4500平方米,是一个独特的堆叠造型木结构建筑,设计灵感来自奥顿帕扎里传统的奥斯曼木制悬臂房屋,这种房屋是该地区的代名词,同时也向该地区具有悠久历史的繁荣的木材市场表示了敬意。该博物馆将与周边地区的其他几家城市博物馆一起,在小镇上创建出一个博物馆广场和公共集会场所。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 7

CTBUH 宣布世界最高的木结构建筑为“挪威 Mjøstårnet”

世界高层都市建筑协会(CTBUH)日前宣布,挪威的 Mjøstårnet 大楼高 85.4米,这是木结构建筑官方记载的世界最高的建筑。除了独特的特色,这座大楼也是挪威最高的混合用途建筑和第三高的建筑。

C.F. Møller 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瑞典最高的木结构建筑已竣工

C.F. Møller Architects 建筑事务所 设计的瑞典最高的木结构建筑已经竣工,目前该大楼已经开始对外出租。该建筑位于距离斯德哥尔摩一小时车程的韦斯特拉斯,整个建筑由实木打造,旨在从根本上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并对室内气候产生积极的影响,提高室内生活质量。

这座8.5层楼高的大楼的底层是一个架空结构,顶层是双层高空间,所有的墙壁、横梁、阳台、电梯和楼梯井都是由交错层压木材制成。并通过电脑数码控制铣削实木和胶合木料,以实现密闭和节能的结构,从而不需要额外的覆盖层。

© Nikolaj Jakobsen © Nikolaj Jakobsen © Nikolaj Jakobsen © C.F. Møller Architects + 5

Snøhetta+Heatherwick 联手,为谷歌智慧城市试点打造木质住宅街区

Sidewalk Labs日前发布了由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Snøhetta)赫斯维克建筑事务所(Heatherwick Studio)设计的多伦多码头区项目的最新效果图。在宣布创建智能样板城市的计划后,Sidewalk Labs 就一直致力于开拓未来城市发展的新途径。码头区项目规划于去年夏天首次公布,旨在为城市打造出一个互连互通的智能社区。这次的最新效果图和项目的下一步规划文件一起发布,概述了公司计划如何支付基础开发费用。

码头区.图片来自 Heatherwick Studio 码头区.图片来自 Heatherwick Studio 码头区.图片来自 Snøhetta 码头区.图片来自 Snøhetta + 7

哥伦比亚大学制造带有内部纹理的3D打印木材

via Columbia University
via Columbia University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推出了使用三维打印机和专业扫描技术制作的类似木头的材料,它有机地复制了木材的外部和内部结构。使用3D技术表达天然材料的外部轮廓和图案已经不是什么难事,最主要的挑战是如何运用这种技术复制材料内部的图案。

在他们最近的研究课题“数字木材:内部颜色和纹理的3D映像”中,研究团队描述了“颜色和体素映像”系统是如何与3D打印类似橄榄木纹理密切联系的,包括截面。

via Columbia University via Columbia University via Columbia University via Columbia University + 6

彻底改造沉闷排屋,Tham & Videgard 公布彩色木结构住宅方案

瑞典实践事务所 Tham & Videgård Arkitekter 为瑞典哥德堡设计了一系列彩色木结构住宅。这是朗维特湖上一个更大的开发项目的一部分,设计师将这里想象为“垂直村庄”,重新思考了排屋类型。 一系列紧凑的三层住宅和围绕高树篱和圆形地块的私人花园。实木设计重新构思了该公司在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场地的原始方案。

Vertical Village II. Image Courtesy of Tham & Videgård Arkitekter Vertical Village II. Image Courtesy of Tham & Videgård Arkitekter Vertical Village II. Image Courtesy of Tham & Videgård Arkitekter Vertical Village II. Image Courtesy of Tham & Videgård Arkitekter + 9

4个大型木构建筑,展望美国城市的未来

当下,正当建筑师们面对由于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有关道德、可持续设计需求的时候,木构建筑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技术上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卷土重来。虽然在现代主义时期人们普遍忽略了这一点,但近年来,世界各地出现的与巨型木构建筑有关的进步非常多。仅在今年,日本宣布计划在2041年前在东京建造一座超高层木质摩天大楼,而欧洲大陆也已经计划在荷兰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木结构建筑,并在挪威建造世界上最高的木质塔楼。

大规模木材作为未来可持续城市主导材料的潜力于整个2018年期间在美国获得了关注。不断发展的法规和越来越多的木构建筑正在激励着各大公司,大学和州立法者们雄心勃勃地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与之相关的研究和投资工作。

悉尼最高住宅大楼竞赛结果公布,将中心商务区以多维形态呈现

这个精美的作品是由 ingenhoven architects 建筑事务所和 architectus 建筑事务所合作共同设计完成的,他们在乔治街505-523号悉尼最高住宅楼项目的设计竞赛中战胜了一系列的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并获得优胜奖。这座79层高的摩天大楼高达270米,是一栋多功能大楼,不仅拥有高质量的生活设施,还有零售、酒店和休闲等设施。设计师们希望这座大楼能够成为“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地标性建筑同时还能够代表着经济、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发展的未来”。

致谢 Doug and Wolf 致谢 Doug and Wolf 致谢 Doug and Wolf 致谢 Doug and Wolf + 12

哥本哈根海港浴场 / BIG + JDS

哥本哈根海港浴场 / BIG + JDS 哥本哈根海港浴场 / BIG + JDS 哥本哈根海港浴场 / BIG + JDS 哥本哈根海港浴场 / BIG + JDS + 12

游泳池  · 
Copenhagen, 丹麦
  • 建筑师: PLOT = BIG + JDS
  • 面积 该建筑项目的领域 面积: 2500.0 m2
  • 项目年份 该建筑项目的竣工年份 项目年份: 2003

荷兰殡仪馆:与肉体和灵魂告别,需要仪式感

无论是在建筑内部还是在建筑之外,很少有话题能像死亡和死亡率一样唤起如此多的敏感和沉思。“青春有这样一种特性,一旦你拥有它,你永远不会失去,当他们把你放入棺材中,那就是你的永生”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永恒的沉思(Frank Lloyd Wright's timeless reflection)让我们了解建筑师们如何不仅把他们的建筑,而且也把他们的生活和职业置于展望之中。

荷兰工作室 Hofman Dujardin 推进了建筑与死亡之间的联系,该工作室试图通过新殡葬中心的设计重新思考“我们告别的方式”。该设计将棺木放置在中心,将追悼会的顺序转化为三个时刻:朋友和家人的团聚、追悼会和社交场合。

致谢 VERO Visual 致谢 VERO Visual 致谢 VERO Visual 致谢 VERO Visual + 10

2018年墨尔本 MPavilon 展亭效果图公布,卡密皮诺斯工作室设计多元重叠空间

Naomi Milgrom 基金会最近放出了2018 MPavilon 项目的新照片,来自卡密皮诺斯工作室(Estudio Carme Pinós)的巴塞罗那建筑师卡密皮诺斯(Carme Pinós)设计了这座坐落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建筑。这是这个系列以来的第五座建筑,卡密皮诺斯工作室的设计寻求的是一种人、设计、自然和城市之间的互动和相互重叠。

作为第一位设计MPavilion场馆的西班牙建筑师,卡密皮诺斯的灵感来自以往的MPavilion,例如2017年的 OMA 的设计2016年来自 Studio Mumbai 的设计2015的 AL_A 的作品

致谢 Estudio Carme Pinós 致谢 Estudio Carme Pinós 致谢 Estudio Carme Pinós 致谢 Estudio Carme Pinós + 5

纽约将新建浮木桥,连接布鲁克林绿点和长岛市

当你站在布鲁克林绿点附近的曼哈顿公园大道上时,你会看到长岛天际线和一条小河(Newtown Creek)。在绿点一岸,一片排屋历史街区和工业用地正经历着快速发展。在对岸的长岛市,摩天公寓和上百座美术馆和工作室沿着伊斯特河(East River)密集排列。明明长岛近在咫尺,却仿佛与绿点是两个世界。很大一部分原因归咎于唯一一座连接两岸的桥梁,并且这座桥主要给车辆使用,而不是行人或骑自行车的人。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建筑师 Jun Aizaki 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过去几年间,他和他的团队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致力于建造所谓的“长岛-绿点廊桥”。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Courtesy of CRÈME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8

加拿大乔治布朗学院教学楼效果图公布,建造木结构垂直校园

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建筑设计公司Provencher_Roy 近日公布了他们为多伦多安大略湖边的乔治布朗学院设计的一座教学楼。这个项目是一个建筑竞赛,Provencher_Roy 公司为此设计了一座适应性强、以木材为主、多功能的教学楼。

交叉的桁架结构将这栋楼分割成高8.4米、宽17.4米、长40米的模块单体,这些堆叠的模块可以根据需要重新组合。在不影响建筑其余结构的情况下,通过调整交错层压木地板的位置,教室和双层高的礼堂可以变成篮球场或者是没有柱子的开放办公室。

Courtesy of Provencher_Roy Courtesy of Provencher_Roy Courtesy of Luxigon Courtesy of Luxigon + 7

奇妙的Raval酒吧 / Partisans

© Jonathan Friedman / Partisans © Jonathan Friedman / Partisans © Jonathan Friedman / Partisans © Jonathan Friedman / Partisans + 21

更新项目  · 
Toronto, 加拿大

建筑业需要知道的8种生物可降解材料

身处建筑业的我们痴迷于建造新的东西,但经常忽略建筑生命周期结束时所发生的——非常不幸的,不可避免的拆除。也许我们希望我们的建筑是永恒的,持久的生命,但残酷的现实却并非如此,所以那些垃圾该何去何从?

和大多数不可回收的垃圾一样,建筑垃圾最终被扔进垃圾填埋场,当填埋所需的土地越来越稀少,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替代方案。仅仅在英国,每年从拆除建筑物中产生0.7-1.05亿吨废物,但根据卡迪夫大学的研究,其中仅有20%是生无可降解的。作为建筑师,需要在建造中对生物可降解材料更好的了解和巧妙的设计,为整个建筑的一生做出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