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教堂

教堂: 最新资讯

Adjaye 赢全球人类博爱大会竞赛,三大宗教集聚一岛

Adjaye Associates 在阿布扎比举办的亚伯拉罕家宅竞赛中获胜。项目位于萨迪亚特岛,这里将汇集3个宗教,有一个清真寺、一个犹太教堂和一个教堂。

© Adjaye Associates © Adjaye Associates © Adjaye Associates © Adjaye Associates + 11

建筑城市导览 | 苏黎世的必去建筑合集

© Virginia Duran
© Virginia Duran

历史悠久的罗马古城一直都是忙碌的。激动人心的新建筑、广场和公园在这座城市遍地开花。自从笔者2014年第一次去苏黎世,很多事情已经围绕着古老的 Turicum 城发生。

通过游览苏黎世和笔者朋友 Philipp Heer 组织的引人入胜的旅程,我们得以参观这个城市最新的、最有意思和鼓舞人心的地方。定制的行程把四处游荡的 Roc Isern, David Basulto 和笔者带往苏黎世的精彩建筑和这些珍宝背后的建筑师们。

© Virginia Duran © Philipp Heer © Virginia Duran © Visit Zürich + 24

法国发起重建巴黎圣母院尖顶的竞赛

在本周毁灭性的大火之后,法国总理宣布了一项国际建筑竞赛,以重新设计巴黎圣母院的大教堂尖塔。在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就重建大教堂举行特别内阁会议后,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宣布了这一消息。菲利普说,竞赛将使大教堂“适应新时代的技术与挑战”。到目前为止,重建巴黎圣母院的预算达到近10亿美元。

巴黎圣母院因修复工程引发大火,主体结构获救,尖塔玫瑰窗已被毁

巴黎圣母院,巴黎乃至欧洲最受欢迎的哥特式建筑地标之一,于当地时间4月16日傍晚,屋顶发生大火,尖塔被大火吞灭。根据卫报(The Guardian)详细报道,此次大火可能与目前正在进行的修复工程有关。下面视频片段显示了这座拥有850年历史的哥特式建筑的标志性塔尖坍塌过程,据目前来看,大火已经木结构内部产生了影响。根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整个教堂的屋顶已经坍塌,内部三座中世纪玫瑰窗在高温下,已经爆炸。一线希望,消防员已经确认主要结构已经“获救并保护”("saved and preserved")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Erieta Attali + 12

罗源滨海堂,中国最大的蓝色玻璃教堂 / INUCE • Dirk U. Moench

建造中的主立面 © Shikai, Dengxie Xiang, INUCE
建造中的主立面 © Shikai, Dengxie Xiang, INUCE

North view from creek. Image © Shikai, Dengxie Xiang, INUCE 土楼式中庭 © Shikai, Dengxie Xiang, INUCE 有色玻璃立面 © Shikai, Dengxie Xiang, INUCE 即将完工的礼拜堂 © Shikai, Dengxie Xiang, INUCE + 13

教堂  · 
Luoyuan, 中国

福州花巷社区中心,百年教堂的新生 / INUCE • Dirk U. Moench

© Shikai / INUCE
© Shikai / INUCE

© Shikai / INUCE © Shikai / INUCE © Shikai / INUCE © Shikai / INUCE + 26

教堂  · 
Fuzhou, 中国

2018威尼斯双年展:梵蒂冈发布首次参展细节

梵蒂冈发布了参加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罗马教廷展馆的细节,标志着梵蒂冈首次参加建筑展览。位于圣乔治马焦雷岛上的罗马教廷馆将带领游客参观由十位建筑师设计的十间教堂

这次旅程的开始将从 MAP Studio 设计并由 ALPI 建造的阿斯普朗德礼拜堂开始。该小教堂从位于斯德哥尔摩森林公墓,由冈纳·阿斯普朗德 (Gunnar Asplund)于1920年设计建造的于“森林教堂”中汲取灵感。

宗教建筑还有必要吗?

综观历史,许多伟大的建筑都是受到了宗教的影响,被创造独特空间以便人性能进一步接近更高的力量的这种需求所驱使。如今,随着更多的人在一种前所未有的趋势下选择了世俗的生活方式,这类建筑传递出的影响——不朽,庄严,静默,以及虔诚,路易斯·康(Louis Kahn)称之为的“不可估量(immeasurable)”,勒·柯布西耶称(Le Corbusier)之为的“不可言喻(ineffable)”——是否已经无关紧要呢?

随着梵蒂冈为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提出的一项提议被描述为“一场既虔诚又世俗的朝圣之旅”,显而易见,宗教空间的角色正从有组织的宗教形象转变成从整体上反映一种精神性的模糊空间。

这意味着什么?建筑中的精神性是否还起着关键性作用?是否能创造同样的空间给不同宗教信仰者以及不信教者?话说回来,究竟是什么使得一个空间具有精神性呢?

以摄影师 Federico Scarchilli 之视角看意大利“西多会的三大修道院”

费德里科·斯卡尔基利在他最新的摄影集里通过福萨诺瓦修道院(Abbazia di Fossanova)、卡萨玛瑞修道院 (Casamari)和法费修罗修道院(Valvisciolo)来拍摄捕捉西多会修会(Cistercian Order)。简洁又实用,西多会建筑反映了罗马式哥特式时期之间的过渡。在这期间,很多宗教当局感到过多的装饰会干扰精神学习。

法费修罗修道院 卡萨玛瑞修道院 法费修罗修道院 卡萨玛瑞修道院 + 14

福斯特公布参展威尼斯双年展作品 "Sanctuary",放射性木结构教堂映衬泻湖风光

福斯特建筑事务(Foster + Partners)所日前公布了他们设计的小教堂的细节内容,这也是梵蒂冈首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一部分内容。这次罗马教廷展馆包括了由十名建筑师设计的十座小教堂,它们位于威尼斯的圣乔治马乔雷岛。这次参加教堂巡回展出的是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德·莫拉Francesco Cellin

致谢 Norman Foster 致谢 Foster + Partners 教堂平面图:图片感谢 Foster + Partners 建筑事务所 教堂部分 Foster + Partners + 6

西扎新作:新圣雅克德拉兰德教堂,以朴素几何空间塑造心灵之所

© 安娜阿马多
© 安娜阿马多

建筑摄影师安娜阿马多与我们分享了一系列以阿尔瓦罗西扎最近设计的雷恩圣雅克德拉兰德教堂的开幕照片,这是本世纪在法国布列塔尼建造的第一座教堂。

和西扎的许多其他设计的建筑一样,这座教堂采用白色混凝土建造,特别注意自然光线,从上方照亮祭坛,帐幕,讲坛和洗礼盆。 从外部看,不同部分 - 块体,圆柱体和切口丰富了建筑物的整体质量,与相邻的房屋块体区分开来,而少量窗门开口的使用有助于在自然环境中稳固长久的状态。 查看安娜阿马多下面的一组照片:

© 安娜阿马多 © 安娜阿马多 © 安娜阿马多 © 安娜阿马多 + 53

沃特魯巴教堂,最‘暴力’的粗野雕塑教堂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Wotruba 教堂位于维也纳郊区的 Mauer 山上,是雕塑家 Fritz Wotruba 一生的顶峰(数量该项目的建筑师 Fritz G. Mayr 经常被人遗忘)。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建成,Mayr 在Wotruba去世一年后完成了该项目,扩大了艺术家的粘土模型,以创建一个实用的步入式混凝土雕塑。正如 Denis Esakov 的这些照片中可以看到的,结果是一个混乱的野兽派合奏,摆弄着艺术和建筑之间的界限。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Denis Esakov + 27

是桥?是教堂?AOR 打造新型景观建筑

赫尔辛基实践事务所 AOR 公布了对芬兰 Ylivieska 城镇的教堂设计方案,也可以把这个设计看作是一座横跨 Kalajoki River 的桥梁。 这个方案在公开竞赛中获得了共同三等奖,旨在“恢复教堂在河流景观中作为主要建筑的历史作用”。

北立面. Image © AOR 平面图. Image © AOR © AOR © AOR + 10

赫尔辛基多功能教堂和社会住房竞赛结果公布,OOPEAA 为其建造地标性建筑

Courtesy of OOPEAA
Courtesy of OOPEAA

OOPEAA 和 Lujatalo 共同完成了赫尔辛基 Tikkurila 多功能城中教堂(Churchin the City)及社会住房的设计方案。该项目的独特之处在于其设计过程是由建筑师、建造者和客户三方高度合作下进行的。

Courtesy of OOPEAA Courtesy of OOPEAA Courtesy of OOPEAA Courtesy of OOPEAA + 7

广州‘白教堂’ / LAD 里德设计机构

© Sunbenz AD © Sunbenz AD © Sunbenz AD © Sunbenz AD + 15

小教堂  · 
Guangzhou, 中国

传统教堂V.S.现代教堂

 “空间、线条、光线、声音”是建筑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些意义深远的建筑往往都经过深思熟虑的设计,以捕捉建筑中精彩的瞬间。近来一些建筑师在设计教堂时受到了梵蒂冈教廷的批评,尽管设计意念仍然考量了上述建筑体验中的基本元素,梵蒂冈方面仍然觉得这些“现代”的教堂偏离了教堂的传统形象。据英国电讯报(TheTelegraph)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Massimiliano and Doriana Fuksas在意大利福利尼奥(Foligno)的教堂设计被教区主教,同时也是梵蒂冈主教理事会之首的GianfrancoRavasi认为大有问题,主教出于传统天主教对于祭坛及宗教意象的重视,认为Massimiliano andDoriana Fuksas设计的教堂更像是一个博物馆,而不是一个崇拜与敬神的宗教场所。先不谈梵蒂冈对建筑师艺术手法及其告别传统的批评,建筑师与委托项目方即教堂会众之间的沟通不畅似乎才是问题的关键。

稍后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在 Neviges 体会 Gottfried Böhm 朝圣教堂“野蛮的信仰”

Laurian Ghinitoiu这个独家的图片故事最初发表于LOBBY的第五期。本月晚些时候,伦敦杂志的最新一期与Bartlett 建筑学院合作,检视了信仰的主题为“狂热的驱动,危险的教义,美丽脆弱而持久的建设,毫无悔意的借口,绝望的渴求关注,和对建筑的责任及时的考虑。”

1986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宣布了第一个德国获奖者。在伦敦金匠大厅的仪式演讲中,Gloucester 公爵说道奖项“或许不能保证道德”,推断建筑界最负盛名的奖项都会与紧凑、集中和持久的执行竞争,正如 Gottfried Böhm —“建筑师的儿子,孙子,丈夫,父亲。”

致谢 LOBBY Magazine.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致谢 LOBBY Magazine.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致谢 LOBBY Magazine.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致谢 LOBBY Magazine. Image © Laurian Ghinitoiu + 24

AD 经典:圣献祭教堂 / Leandro V. Locsin

曾被称为一个“飞翔的盘子”的圣献祭教堂是一种现代主义的表达,象征着菲律宾复杂的殖民历史。坐落在奎松城(曾作为国家首都,现在是马尼拉首都地区的一部分)内的一座大学校园里,这座混凝土穹顶的教堂是菲律宾建筑师 Leandro Locsin 的作品,另外三位国家级艺术家为建筑的室内设计做出了贡献。[1] Locsin 的设计将菲律宾建筑的传统元素和战后国际美学结合在一起,是一个历经几个世纪帝国统治,刚刚独立的国家的强有力的象征。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Ramon FVelasquez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Ramon FVelasquez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Ramon FVelasquez Courtesy of Wikimedia user Ramon FVelasquez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