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Daily | 传播世界建筑世界最受欢迎的建筑网站

i

注册以保存并整理建筑项目和图片

i

Get the ArchDaily Chrome Extension and be inspired with every new tab. Install here »

Projects
Events
Competitions

最亲和的教堂/ Heesoo Kwak and IDMM Architects

09:00 - 27 三月, 2017
最亲和的教堂/ Heesoo Kwak and IDMM Architects, ©  Kyungsub Shin
© Kyungsub Shin

露台上的住宅 / refresh*design

15:00 - 26 三月, 2017
露台上的住宅 / refresh*design, © Roger D’Souza
© Roger D’Souza

© Christopher Frederick Jones © Christopher Frederick Jones © Christopher Frederick Jones © Christopher Frederick Jones +18

PL 住宅 / AI2 Design

13:00 - 26 三月, 2017
PL 住宅  / AI2 Design, © Fernando Barranzuela
© Fernando Barranzuela

© Fernando Barranzuela © Fernando Barranzuela © Fernando Barranzuela © Fernando Barranzuela +18

  • 建筑师

  • 地址

    秘鲁,皮乌拉
  • 首席建筑师

    Ruben Gomez
  • 建筑面积

    400.0 平方米
  • 项目年份

    2015
  • 摄影师

微缩模型: 如何以普通材料建筑小型而精巧的世界

10:00 - 26 三月, 2017
微缩模型: 如何以普通材料建筑小型而精巧的世界, © Andrew Beveridge / ASB Creative Instagram
© Andrew Beveridge / ASB Creative Instagram

Joshua Smith ,南澳大利亚袖珍模型艺术家,前纸模涂鸦艺术家。他靠打造小型精巧的世界维持生计。其作品展现出惊人的观察力与表现技巧,关注于“城市环境中被忽视的方面——如污垢,铁锈,到丢弃香烟的斑迹以及涂鸦,“所有重建模型的比例是1:20。Smith 做模型原件将近10年,直到最近才选择离开从事了16年的纸模涂鸦生涯。他的创造性天赋现在专注于模型制作,以及与手艺相伴的技巧。下面是 ArchDaily 的采访:你是怎么做到的?

© Andrew Beveridge / ASB Creative Instagram © Andrew Beveridge / ASB Creative Instagram © Andrew Beveridge / ASB Creative Instagram © Andrew Beveridge / ASB Creative Instagram +19

弗兰克·盖里讨论了最近在德国完工的音乐厅的设计背后

09:00 - 26 三月, 2017
弗兰克·盖里讨论了最近在德国完工的音乐厅的设计背后, © Volker Kreidler. Courtesy of Pierre Boulez Saal
© Volker Kreidler. Courtesy of Pierre Boulez Saal

“如果不是弗兰克·盖里,我们会打造一个简单直接的音乐厅,供学生进行音乐会表演。但是如果有那样一个空间,又有他这样一位有天赋的设计师,并准备好了这么做,之后你当然会按照他的意思来做。” Pierre Boulez Saal 创始人 Daniel Barenboim 表示。

在这个 Facebook 视频中,弗兰克·盖里讨论了他最近完工的项目——柏林的 Pierre Boulez Saal 音乐厅的情况,以及它作为一个新场地之于柏林的历史音乐舞台的重要性。

© Volker Kreidler. Courtesy of Pierre Boulez Saal © Volker Kreidler. Courtesy of Pierre Boulez Saal © Volker Kreidler. Courtesy of Pierre Boulez Saal © Volker Kreidler. Courtesy of Pierre Boulez Saal +17

商业侵蚀着真正的公共空间,Utopia Arkitekter提出在斯德哥尔摩建立玻璃罩室内公园

07:00 - 26 三月, 2017
商业侵蚀着真正的公共空间,Utopia Arkitekter提出在斯德哥尔摩建立玻璃罩室内公园, Courtesy of Utopia Arkitekter
Courtesy of Utopia Arkitekter

Utopia Arkitekter 希望在斯德哥尔摩开启一次讨论: 我们该如何管理开发我们的公共空间? 对于公共的英文单词 public 的释义,据牛津词典的解释是指 “对一个区域或国家的人开放或被这些人共有。”然而,随着商业化的持续加剧, Utopia Arkitekter 对室内 “公共” 空间的新应用产生了一个问题。 建筑评论家 Rowan Moore 曾经撰写《我们为何而建( Why We Build)》—— “身份,欲望和刺激是你购买的原动力,人们就这样做出了多样的选择,比如买衣服,去餐厅就餐,滑雪或登上迪拜哈利法塔(Burj Khalifa)。” 

问题就是随着我们的城市中越来越多地被室内公共空间 所占据,比如大商场咖啡馆餐馆, “公共” 不再代表 “一个区域的所有人”,而只是一种有关经济的范围,即消费者和潜在消费者。在斯德哥尔摩这样的城市中,一年中长达六个月是黑暗和十摄氏度以下,以经济范围划定边界的室内公共空间意味着人们出家门后的社交空间将被减少。Utopia Arkitekter 的方案正是针对这一难题?其答案是室内公园。

Courtesy of Utopia Arkitekter Courtesy of Utopia Arkitekter Courtesy of Utopia Arkitekter Courtesy of Utopia Arkitekter +14

Cubo Arkitekter事务所将扩建丹麦最大的展览中心

17:00 - 25 三月, 2017
Cubo Arkitekter事务所将扩建丹麦最大的展览中心, 致谢 Cubo Arkitekter
致谢 Cubo Arkitekter

MCH展览中心是丹麦最大的 展览厅,它的扩建工程竞赛由奥胡斯的实践事务所 Cubo Arkitekter赢得。这个展览中心对于 海宁市有着重要的意义, 为了在未来举办大型的展览使这里成为一个更大的旅游景点,竞赛的主题是对基地重新规划,与周边文脉产生清晰的,有功能的联系。

Cubo Arkitekter’s 设计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表皮, 这种肌理一直从新的入口到Jyske银行拳击竞技场,展览大厅,通往一直延伸到 MCH 展览中心其他部分的拱廊。

致谢 Cubo Arkitekter 致谢 Cubo Arkitekter 致谢 Cubo Arkitekter 致谢 Cubo Arkitekter +7

埃因霍温理工大学校园学生公寓 / Office Winhov + Office haratori + BDG Architecten

15:00 - 25 三月, 2017
埃因霍温理工大学校园学生公寓  / Office Winhov + Office haratori + BDG Architecten, © Stefan Müller
© Stefan Müller

© Stefan Müller © Stefan Müller © Stefan Müller © Stefan Müller +21

  • 建筑师

  • 地址

    荷兰,埃因霍温,De Lismortel
  • 设计团队

    Joost Hovenier, Jan Peter Wingender (Office Winhov), Zeno Vogel (office haratori) met Gerard Jansen (BDG Architecten Ingenieurs)
  • 建筑面积

    12410.0 平方米
  • 项目年份

    2016
  • 摄影师

看莱特的“生命之树”彩色玻璃窗是如何安装的

11:00 - 25 三月, 2017

作为建筑师 ,Frank Lloyd Wright在众多方面知名,但最为著名的特质可能是他对于细部的特别关注 – 在其大多数项目中,每件家具都在特定的位置进行了特别的设计。这一特性也延续于其设计的房子的窗户当中。受有机图案的启发,莱特创造了一系列适合于不同房屋的细部作品。从Hollyhock house高耸的三角形的彩色玻璃到BACHMAN WILSON屋的红木天窗,皆是如此。

这些废弃精神病院看起来很恐怖,但曾是治愈心灵的建筑

09:00 - 25 三月, 2017
这些废弃精神病院看起来很恐怖,但曾是治愈心灵的建筑, Courtesy of Matt Van der Velde
Courtesy of Matt Van der Velde

虽然时常伴随着斑驳的墙画、疯长的藤蔓植物、生锈的金属以及腐坏的气息,废弃的建筑因其作为旧时代残留物的独特情趣而被许多人所迷恋。这种对于遗迹的迷恋已经持续了许多世纪,而当代因极具普遍性和争议性而被称之为“遗迹色情”(ruin porn)的迷恋情结可以追溯至2009年。当时摄影师 James Griffioen 的作品“野生住宅”(feral houses) 系列开启了对于城市废弃建筑的美学迷恋是益是害的大讨论。

而这种风潮最著名的代表就是美国精神病院。这种具有悲剧气氛的遗迹代表了美国曾经精神疾病治疗的不光彩的历史。这些由国家资助的收容所曾经人满为患,在20世纪曾经收纳了许多情况不佳的病患。但在1955年之后,随着精神治疗药物氯丙嗪(Thorazine)的普及,这些精神病院大量倒闭,再也没有开放过。现在,这些散布在全国的封闭病院成为了“遗迹色情”风潮的一部分,而人们不再关注建筑原有的功能:特别是在最近出版的摄影集《废弃的庇护所》(Abandoned Asylums, 中,摄影师 Matt Van der Velde 展现了这些病院建筑早期的样貌,当时的人们坚信建筑环境具有治愈人心的力量。

Courtesy of Matt Van der Velde Courtesy of Matt Van der Velde Courtesy of Matt Van der Velde Courtesy of Matt Van der Velde +61

PO87住宅 / AWAA for Charly Wittock

18:00 - 24 三月, 2017
PO87住宅 / AWAA for Charly Wittock, © Nathalie Van Eygen
© Nathalie Van Eygen

© Nathalie Van Eygen           © Nathalie Van Eygen           © Nathalie Van Eygen           © Nathalie Van Eygen           +18

  • 建筑师

  • 地址

    比利时
  • 主创建筑师

    Charly Wittock, Christophe Bourdeaux
  • 建筑面积

    465.0 平方米
  • 项目年份

    2015
  • 摄影师

瑞士 Chilestieg Rümlang 公寓 / Baumschlager Eberle Architekten

17:00 - 24 三月, 2017
瑞士 Chilestieg Rümlang 公寓 / Baumschlager Eberle Architekten, © Archphoto
© Archphoto

© Archphoto © Archphoto © Archphoto © Archphoto +12

  • 建筑师

  • 地址

    瑞士,Chilestieg 1A, 1B, 3A, 3B, 5A, 5B, 8153 Rümlang
  • 主建筑师

    Sabrina Contratto Ménard
  • 项目建筑师

    Thies Böke
  • 项目年份

    2014
  • 摄影师

Brenner Compound / Bar Orian Architects

15:00 - 24 三月, 2017
Brenner Compound / Bar Orian Architects, © Amit Geron
© Amit Geron

© Amit Geron © Amit Geron © Amit Geron © Amit Geron +19

Moetapu Beach 住宅 / Parsonson Architects

13:00 - 24 三月, 2017
Moetapu Beach 住宅 / Parsonson Architects, © Paul McCredie
© Paul McCredie

© Paul McCredie             © Paul McCredie             © Paul McCredie             © Paul McCredie             +29

  • 建筑师

  • 地址

    Kenepuru Rd, Marlborough, New Zealand
  • 项目建筑师

    Gerald Parsonson, Tim Lovell, Paul Hansen
  • 建筑面积

    500.0 m2
  • 项目年份

    2016
  • 摄影师

建设中的剧院 / Stelmach I Partnerzy Biuro Architektoniczne

12:00 - 24 三月, 2017
建设中的剧院 / Stelmach I Partnerzy Biuro Architektoniczne, ©  Przemysław Andruk
© Przemysław Andruk

©  Przemysław Andruk ©  Przemysław Andruk ©  Przemysław Andruk ©  Przemysław Andruk +28

花房匣居 / 源计划建筑师事务所

11:00 - 24 三月, 2017
花房匣居 / 源计划建筑师事务所, © Liky Photos
© Liky Photos

© Liky Photos © Liky Photos © Liky Photos © Liky Photos +20

Santa Margarida de Montbui 农场翻新 / Arquitectura -G

10:00 - 24 三月, 2017
Santa Margarida de Montbui 农场翻新 / Arquitectura -G, © José Hevia
© José Hevia

© José Hevia © José Hevia © José Hevia © José Hevia +25

  • 建筑师

  • 地址

    Santa Margarida de Montbui,巴塞罗那,西班牙
  • 主持建筑师

    Jonathan Arnabat, Jordi Ayala-Bril, Aitor Fuentes, Igor Urdampilleta
  • 建筑面积

    200.0 平方米
  • 项目年份

    2016
  • 摄影师

带有攻击性的公共建筑设计如何把无家可归者赶出公共场所

09:00 - 24 三月, 2017
带有攻击性的公共建筑设计如何把无家可归者赶出公共场所, Bench outside St. Paul's Cathedral,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James Furzer
Bench outside St. Paul's Cathedral,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James Furzer

近几年来,建筑界正以积极消极的方式,深入涉及无家可归这一长期存在的全球性问题。对此,英国事务所 Spatial Design Architects 的 James Furzer 进行了一次摄影纪实的分析探索,去研究城市设计中的防守形式。Furzer 以伦敦公共长椅的形式为例,记录了公共固定装置对在上面睡觉的人产生的威慑效果,这种设计对于最终不得不选择睡在上面的人的基本市民权利是一种根本否定。

East India bench,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James Furzer Tower Hill bench,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James Furzer Bench outside the Royal Courts of Justice,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James Furzer Canary Wharf Station bench, London. Image Courtesy of James Furzer +12

Follow us on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