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Vladimir Belogolovsky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Massimiliano & Doriana Fuksas:“终有一日梦想家会聚在一起,建造理想世界”

17:00 - 16 六月, 2019
Massimiliano & Doriana Fuksas:“终有一日梦想家会聚在一起,建造理想世界”, Museum of Graffiti. Image © Aki Furudate
Museum of Graffiti. Image © Aki Furudate

© Archivio Fuksas. ImageShenzhen Airport © Archivio Fuksas. ImageRhike Park in Tbilisi New Rome EUR. Image © Leonardo Finotti © Studio Fuksas. ImageNew Milan Trade Fair + 15

意大利建筑师Massimiliano和Doriana Fuksas都在罗马出生并长大。两人于1969、1979年先后毕业于罗马大学。Massimiliano以画家的身份开始他的学业,Doriana最初的目标则是艺术史。60年代初,Massimiliano曾辅佐乔治•德•基里科,毕业后在伦敦为Archigram工作,之后在哥本哈根与亨宁·拉森(Henning Larsen)和约恩·乌松(JørnUtzon)共事。1967年,GRANMA成为他开始的首次实践。1985年Doriana加入,并在1997年成为他的合伙人。随后,在1989年和2004年分别于巴黎和深圳设立了事务所。2000年,Massimiliano Fuksas担任以“少一点美学,多一点伦理”为主题的第七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总监。两人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法国阿列日的涂鸦博物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罗马欧洲会议中心;新米兰博览会;斯特拉斯堡的天顶音乐厅;以及以色列雅法的佩雷斯和平中心。我在他们最近访问纽约期间会见了他们,到目前为止,他们只完成了阿玛尼第五大道旗舰店一个项目。我们讨论了他们如何开展每一个项目,对未来的关注,以及为何该尝试让建筑成为建筑之外的东西。

Bruner/Cott 建筑事务所:旧建筑需要“变革性再利用”

17:00 - 7 六月, 2019
Bruner/Cott 建筑事务所:旧建筑需要“变革性再利用”, Hampshire College R.W. Kern Center - Photo by Robert Benson
Hampshire College R.W. Kern Center - Photo by Robert Benso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MASS MoCA Building 6 - Photo by Michael Moran + 50

Bruner/Cott 建筑事务所由 Simeon Bruner 和 Leland/Lee Cott 于1973年创建,现在由三位第二代负责人领导。他们分别是 Jason Forney、Jason Jewhurst 和 Dana Kelly,他们于2016年接管该事务所。该公司的建筑师们投身于多样化的地方项目和全国项目中,因其出色的历史建筑、工业建筑和20世纪中期现代建筑适应性整修再利用项目而著称。其中经典包括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市的麻州当代艺术博物馆(简称 MASS MoCA),以及一系列着眼未来的净零碳建筑设计,如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市的汉普郡学院 R.W. Kern 中心。

丹尼尔·李伯斯金:“我喜欢指向性强、观点明确的建筑形式 ”

13:30 - 6 六月, 2019

写于2011年8月31日,在建筑师的纽约工作室(译者:田山佳惠)

第一次遇见丹尼尔·李伯斯金(Daniel Libekind)是在2002年12月18日,当时他在新修复的世界金融中心冬季花园展示了他对新世贸中心的愿景。我把那个早晨看作是明星建筑现象的诞生,他是第一个在主流世界媒体面前亮相的明星建筑师。那时一个想法击中了我,尽管我从来没有采访过任何人,但我知道我必须采访这位伟大的建筑师。但是当他一离开舞台,就被媒体包围了。几十个肤浅的问题迎面而来……我穿过宏伟的中庭,看到建筑师的妻子尼娜独自自豪地站在那里。我们聊了一会儿,便得到了第二天的采访机会!

Leers Weinzapfel:“建筑师如同裁缝,好的建筑如同精致剪裁”

13:30 - 10 五月, 2019
Leers Weinzapfel:“建筑师如同裁缝,好的建筑如同精致剪裁”,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John W. Olver Design Building. Photo: Albert Vecerka / Esto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John W. Olver Design Building. Photo: Albert Vecerka / Esto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Leers Weinzapfel建筑事务所于1982年由两位女性Andrea Leers和Jane Weinzapfel创立,随后Josiah Stevenson和Tom Chung作为合伙人加入。他们的大部分作品遍布美国大学校园,虽然这并不是他们的主要专注点,但是校园实际上就是微缩尺度下的城市,几乎包含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建筑种类。然而,不同之处在于,校园建筑设计比我们先是混乱的城市和单调的城郊更加富有理性主义。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John W. Olver Design Building. Photo: Albert Vecerka / Esto Wentworth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enter for Engineering Innovation and Sciences, Boston. Photo: Albert Vecerka / Esto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Gateway Complex. Photo: Peter Aaron / Esto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John W. Olver Design Building. Photo: Ngoc Doan + 32

德•莫拉 :“寻求解决问题之外的表达”

16:30 - 28 四月, 2019
德•莫拉 :“寻求解决问题之外的表达”, Casa das Histórias Paula Rego, 2008. Image © Fernando Guerra |  FG+SG
Casa das Histórias Paula Rego, 2008. Image © Fernando Guerra | FG+SG

Braga Municipal Stadium, 2003. Image © Leonardo Finotti Convento Das Bernardas, 2012. Image © Luis Ferreira Alves Cantareira Building, 2013. Image © Luis Ferreira Alves Santa Maria do Bouro Convent, by Eduardo Souto de Moura and Humberto Vieira, 1997. Image © Luis Ferreira Alves + 21

2011年普利兹克奖得主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 Eduardo Souto de Moura )的建筑设计哲学似乎难以用简洁的语言进行概括。他对于美学和设计方面的信念非常坚定,也非常个性化,有时甚至可以用异乎寻常来形容。从德·莫拉的作品中,我们常常能够感受到他将这种坚定的信念融入到那些具有神秘感又并不以华丽取宠的建筑之中。用2011年普利兹克奖评委会的话来说,“他的建筑具有某种独特的能力,能够将那些看上去矛盾的特征,诸如攻与守,直白与委婉,公共与私密,同时展现出来。”作为最新采访“思想之城( City of Ideas )”系列的一部分,策展人和记者弗拉基米尔·贝罗戈夫斯基( Vladimir Belogolovsky )与德·莫拉展开对话,探讨他的建筑思想,并试图理解这些强大而低调的作品背后的哲学。

Michel Rojkind:“建筑不应只为外观而存在”

17:00 - 20 四月, 2019
Michel Rojkind:“建筑不应只为外观而存在”, Nestle Application Group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Paul Rivera
Nestle Application Group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Paul Rivera

1969年,Michel Rojkind生于墨西哥城。20世纪90年代,他在墨西哥伊比利亚美洲大学攻读学位的同时,还是Aleks Syntek麾下知名乐队la Gente Normal的鼓手。2002年,他自立门户创建了Rojkind建筑事务所。至今而言,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包括为Boca del Rio爱乐乐团设计的Foro Boca音乐厅,位于墨西哥城的墨西哥电影院扩建项目,墨西哥克雷塔罗的雀巢工厂,以及墨西哥托卢卡的雀巢巧克力博物馆。我们一起聊了聊他的建筑是如何深入人们生活的,而建筑师又是为何要承担起建筑之外的角色。还有就是以公众为本以及站在建筑设计之外工作和思考的重要性。

以下摘录自我对Rojkind的采访。这是我在墨西哥城进行的一系列采访对话的完结章。于此同时,我正在为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建筑系准备一个题为“在故事之外”(Something Other than a Narrative)的展览,作为“建筑师的发声和视野”系列展的一部分。

Cineteca Nacional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Jaime Navarro Foro Boca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Jaime Navarro Tori Tori Restaurant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Paul Rivera Nestle Chocolate Museum / Rojkind Arquitectos . Image © Paul Rivera + 27

OMA 重松象平:“在团体合作中开始个人风格”

10:00 - 16 四月, 2019

原创性和独立思考来自何处?答案是直截了当的——来自一个热爱探索的个体,以及一个不会伤害刺激它的实验环境。 而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创造了这种环境,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创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即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一个由全球7个工作室,300个建筑师组成的网络,也得益于他在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教学工作,以及在世界各地的讲学活动。自2008年到现在,库哈斯有八个合伙人,其中就有重松象平(Shohei Shigematsu),他自2006年以来一直主持OMA纽约工作室的设计工作。这个工作室最初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而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个由75名建筑师组成,专注于北美项目的大型建筑事务所。

Cornell Milstein Hall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MA; photography by Iwan Baan Audrey Irmas Pavilion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f OMA New York Cornell Milstein Hall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MA; photography by Iwan Baan Audrey Irmas Pavilion / OMA New York. ImageImage courtesy of OMA New York + 41

朱锫:建筑应该回应自然,而不是模仿自然

17:30 - 8 四月, 2019
朱锫:建筑应该回应自然,而不是模仿自然,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朱锫工作室,图片致谢朱锫工作室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朱锫工作室,图片致谢朱锫工作室

自21世纪初以来,中国的建筑一直让世界惊异,人们对标志性的需求让中国成为国际明星建筑师最大胆创作的游乐场。如今,中国人的观念发生转变,转向对实用性、节能性,以及建造质量的追求。剧情被颠覆了,当代中国人将目光投向那些本地建造的、谦逊而又具有社会相关性的建筑。

李虎:“建筑是在表达希望”

20:00 - 29 三月, 2019
李虎:“建筑是在表达希望”, 清华大学海洋中心 / OPEN建筑事务所 ©张超
清华大学海洋中心 / OPEN建筑事务所 ©张超

北京四中 / OPEN建筑事务所 ©苏圣亮 火星太空舱 / OPEN建筑事务所 ©吴清山 UCCA 沙丘美术馆 / OPEN建筑事务所 山谷音乐厅/ OPEN建筑事务所 + 31

近年来,我与许多中国的先锋独立建筑师会面,并参观了他们在中国各地的建成作品,这些经历让我对他们的贡献产生了一种理解,即具有地域敏感性、诗意性、并且很上镜,甚至是诱人的。然而,许多这样的项目可能会被混淆成是一个单一狭隘的事务所的设计作品。这些作品通常规模较小,而且建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因此可以让普通人从中获益良多。但是这些项目缺乏多样性和冒险精神。下面的对话节选自我近期对建筑师李虎的采访。这次采访打消了我的疑虑,并且让我对中国城市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张轲:建筑有自身的精神性

20:00 - 11 三月, 2019
张轲:建筑有自身的精神性, 尼洋河游客中心 ©陈溯
尼洋河游客中心 ©陈溯

立足于北京的建筑师张轲,最初求学于中国的顶尖学府,清华大学,而后在1998年毕业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在清华的学习使得他具备了扎实的专业知识,而在哈佛的深造则激励着他不断质疑建筑行业的本质要素,比如"我们为什么建造"。张轲在波士顿和纽约工作三年后,于2001年回到北京并创立了他的独立事务所。

西藏娘欧码头 ©王子凌 微杂院 ©王子凌 雅鲁藏布江小码头 ©王子凌 瑞士诺华上海园区办公楼 ©苏圣亮 + 37

石上纯也:“空间是柔软的、模糊的、灵活的、不确定的”

20:00 - 18 二月, 2019
石上纯也:“空间是柔软的、模糊的、灵活的、不确定的”, Junya Ishigami's works at the 2008 Venice Biennale. Image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Junya Ishigami's works at the 2008 Venice Biennale. Image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在我近期去日本的旅行中,在石上纯也位于东京的实验(当然也非常国际化的)工作室和他的对谈,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纯也对他自己的建筑、以及当前的建筑界的看法,都令人由衷地受启发。他认为建筑如今“不够自由”。他希望能够使建筑变得更多样化,将建筑从众多建筑师对特定建筑类型的主张、以及我们普罗大众对建筑狭隘的期待中解放出来。他希望自己的建筑可以柔软、放松,在类似云朵或水面这样的譬喻中寻找灵感。“我们应该创造更多样的建筑,来更好地实现人们的愿望……我希望能够经由在舒适体验上的创新,使建筑能够应对未来,”石上如此道,正是在他近期在巴黎的两个宣言式的展览中,他对自然和建筑的目的提出了质疑。也许在所有执业建筑师中,石上纯也的远见卓识是最富变化的那一个。

Cartier Foundation Exhibition / Junya Ishigami. Image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Cartier Foundation Exhibition / Junya Ishigami. Image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Junya Ishigami's works at the 2008 Venice Biennale. Image ©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Kanagaw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KAIT) / Junya Ishigami. Image © Giovanni Emilio Galanello + 33

李晓东:“我是一位反省的地方主义者”

20:00 - 2 二月, 2019
李晓东:“我是一位反省的地方主义者”, LiYuan Library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LiYuan Library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我对北京本土建筑师和清华大学教授李晓东(1963~)的第一印象是他令人放心的自信。采访结束后,李教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想在我的学校教书吗?“我这辈子从没教过,”我回答。他很快反驳说:“我知道,你可以教书的。行还是不行?“如果说我在生活中学到了些什么,那就是当机会来临,你应该先抓住机会,然后再考虑。”如果他对我这么有信心,我为什么不选择相信他呢?“我考虑道。

LiYuan Library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School Bridge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New Building of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New Building of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Li Xiaodong Atelier. Image + 24

“我没能成为艺术家,但成了一位艺术气质的建筑师”:对话非常建筑张永和

20:00 - 10 一月, 2019
“我没能成为艺术家,但成了一位艺术气质的建筑师”:对话非常建筑张永和 , © TIAN Fangfang
© TIAN Fangfang

自1993年起,来自北京的建筑师张永和与妻子鲁力佳成立非常建筑工作室,并开始他们在国内的实践。非常建筑意味着“非同寻常的建筑”,它象征着中国第一代独立建筑工作室的实践,也为中国当代的建筑实践奠定了基础。张永和被称为“中国现代主义建筑之父”。他出生于一个卓越的建筑世家,父亲张开济是古典主义建筑大师,曾任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和天安门广场历史博物馆的总设计师。张永和最先于南京工学院学习建筑,后又进入印第安纳曼西的鲍尔州立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取得建筑学士与硕士学位。毕业后他相继在中国和美国教书,曾担任过包括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教授及2005至2010年的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主任。2012年,张永和开始担任普利兹克奖评审,其同乡王澍也成为了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建筑师。以下是我于北京非常建筑工作室与张永和先生的访谈节选。

© YAN Luzhong © TIAN Fangfang © YAN Luzhong © TIAN Fangfang + 33

对谈DS+R创始人:“ 解决问题太简单,制造问题更有趣”

16:00 - 27 十二月, 2018
对谈DS+R创始人:“ 解决问题太简单,制造问题更有趣”, © Hufton + Crow
© Hufton + Crow

作者:Vladimir Belogolovsky

近日,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纽约事务所的 Liz Diller 与 Ric Scofidio 接受了我的采访,他们描述自己“思考做事与众不同,且不属于任何现存体系或组织”,这样的说法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我们探讨了大部分建筑师推崇的一些传统,以及如何瓦解它们并进行重新设计。在他们繁忙的纽约事务所内,几位创始人为我们展示了他们的热门作品,包括高线公园,位于华盛顿高地社区的如雕塑一般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以及位于哈德逊园区、旨在解决不断上升的艺术需求的移动龟壳建筑 “The Shed”,毕竟艺术的未来充满着未知数。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Iwan Baan Roy and Diana Vagelos Education Center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Iwan Baan Zaryadye Park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Maria Gonzalez The Broad Museum / Diller Scofidio + Renfro. Image © Iwan Baan + 39

访谈尤尔根·迈尔·H:“建筑始于我们对更美好未来的期待”

11:30 - 11 十二月, 2018
Museum Garage Miami / Jürgen Mayer. Image © Miguel Guzman
Museum Garage Miami / Jürgen Mayer. Image © Miguel Guzman

尤尔根·迈尔·H于1996在柏林创立自己的J·MAYER·H事务所。他在德国(斯图加特大学)与美国(库伯联盟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都学习过。2010的时候,迈尔·H告诉我,尽管他在德国接受的扎实的专业训练是他深刻理解了建筑的技术与实践方面,他仍然缺乏清晰的视野,不知道应该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一种建筑语言。

多年的追寻与实验,使他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观点。迈尔·H的建筑项目在全球范围的很多地方都形成了自身独特的形象。当他的设计如今已经不再被媒体所关注时,我曾问他他是如何看待自己这种标签式风格的,他答道:“尽管始于我的想法,如今,这些项目已经成为一种集体的成果。没有任何意图或策略,有的仅仅是我们与建筑的媒介最大限度的合作。”

Court of Justice / Jürgen Mayer. Image © Filip Dujardin Metropol Parasol / Jürgen Mayer. Image © Nikkol Rot for Holcim Rest Stops Gori / Jürgen Mayer . Image © Jesko Malkolm Johnsson-Zahn Sarpi Border Checkpoint / Jürgen Mayer. Image © Jesko Malkolm Johnsson-Zahn + 38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16:00 - 18 十月, 2018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Best Products Showroom, Langhorne, Pennsylvania (1978). Image © Tom Bernard
Best Products Showroom, Langhorne, Pennsylvania (1978). Image © Tom Bernard

通常在生活中,尤其在建筑中,有太多的复杂和矛盾的事物。我被邀请于今年秋在北京清华大学进行教学,我在参观清华大学的途中写下这篇2004年我与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以及他人生和建筑事业的伴侣丹尼斯·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的访谈的简介。也许只是巧合,我在离开纽约公寓前的最后一刻偶然抓起一本2001出版的《建筑》(Architecture)杂志,封面上印着文丘里和他辩驳的名言:“我不是并且从来都不是一个后现代主义者。”

上周,我在清华授课的第一天听说了文丘里去世的消息;听到消息时,我正和学生讨论他们为改善校园所做的方案。在另一个非常巧合的时刻,就在我们的访谈之前,文丘里和斯科特·布朗正在为同一个校园设计改善方案。当我的学生们谈到解放校园时,他们采取了如同五十多年前文丘里在《建筑的矛盾性与复杂性》(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中批判的当时盛行的极简主义和抽象主义建筑的方式,我对此感到苦乐参半。

他和斯科特·布朗的理念并没有能够实现,但是他们分析性和批判性的思考极大的影响了这里的学生以及全世界的建筑师们解读建筑的方式。是文丘里解放了我们的学科,是他解放了我们并且鼓励我们向自己发问,摆脱各种各样的教条,激起我们多种多样的想法。下面是我和这两人14年前在他们费城办公室的对谈节选。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我们从寻常和不寻常中学习”:对话罗伯特·文丘里和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