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Thomas Schielke

BROWSE ALL FROM THIS AUTHOR HERE

建筑如何运用灯光支持“抗疫”?

通常来说,建筑物对当前的社会问题的回应是有所延迟的。但是,在对抗冠状病毒的情况下,动态的数码媒体立面已开始向武汉市民传递感同身受的讯息。起初,中国利用包裹整座建筑的屏幕来打造强有大、充满希望和团结的形象。之后,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的一些国家加入了这一行列。

Apple旗舰店,城市人工构筑物与自然关系

(翻译:周一)
苹果强大的零售商店设计乍一眼看上去依从一致的设计风格。自从史蒂夫·乔布斯于2001年开第一家苹果商店以来,其店面与灯光设计已经改变了5次设计理念。由此可以看出,变革是品牌国际扩张的核心因素。在每个阶段,苹果都提出精密的设计细节并力求在店内打造完美的“天空”。这是一个提高自然性与可持续性的明智策略。

Apple Store Westlake, Hangzhou / China. Architecture: Foster + Partners. Image: © Nigel Young Apple Fifth Ave, New York / USA. Architecture: Bohlin Cywinski Jackson. Image: © Esto; Courtesy of Bohlin Cywinski Jackson Apple Dubai Mall, Dubai / UAE. Architecture: Foster + Partners. Image: © Apple Apple Piazza Liberty, Milan / Italy. Architecture: Foster + Partners. Image: © Apple + 9

当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遇上光

Koshino House, Ashiya-shi / Japan. Image © Kazunori Fujimoto Church of the Light, Osaka / Japan. Image © Naoya Fujii Modern Art Museum, Fort Worth / USA. Image © Todd Landry Photography Screenshot of video of Hill of the Buddha at the Makomanai Takino Cemetery, Sapporo / Japan. Image © Hokkaido Fan Magazine + 8

普利兹克奖得主安藤忠雄说,如果他的作品中有一个始终不变的追求,那么就是光线。安藤在建筑中对于光线的巧妙安排使得参观者在参观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微妙的变换。有些时候,墙壁平静地等待着能够展现倒影的时刻;有些时候,水反射的光线映在建筑表面使其变得生动。安藤将日本传统建筑与现代主义建筑的语汇相结合,为批判地域性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建筑作品尊重每一个场地的文脉,将地域认同的概念与空间,材料和光联系起来。在他的作品如光之教堂,小筱邸住宅和水御堂中均有体现。日式障子墙的漫射光线在其他文化中有着不一样的诠释方法,例如,从罗马古老的万神庙穹顶上的圆洞中倾泻下来的日光。安藤丰富的想象力最终造就了光明和黑暗的空间序列,在他设计的皮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得以体现。

夜间卫星图对城市和建筑设计有什么作用?

卫星图像所显示的地球夜景是如此的绚烂多彩,但同时也显示了我们所遭受的污染问题。为什么我们浪费如此多的能源用来点亮不必要的地区? 高清的卫星图像显示出人类如何点亮夜空,也显示出城市化的进程,它成为了目前各种项目发展的一部分,因为生态、政治和社会现象可以通过夜间的卫星图像观察到。

怎样的开幕式仪式能成功塑造新建筑的社会身份地位?

一个建筑竣工后,客户就面临一个重大问题:如何庆祝落成的建筑呢?必须要通过一个重要的时机来告知大众建筑的存在及其使命。因此,开幕仪式的设计经常利用各种图像符号来塑造与众不同的身份。烟花和灯光秀就是用来放大建筑光环的在各种庆典上极为常见的部分。这种明亮的叙事方式便于突显客户在本地和国际舞台上的独特性和优越性。在与两位主导设计师交谈后,我得以一窥他们对近年来开幕仪式历经变化所持的见解。他们分别是:来自Groupe F的创意总监Christophe Berthonneau, 他介绍了(阿布扎比卢浮宫)LouvreAbu Dhabi (的庆典仪式); 以及Laservision Mega Media 的创意总监Fred Thompson,他设计了新加坡滨海湾金沙(Marine Bay Sands)的开幕仪式。

Grand opening at Lotte World Tower, Seoul / South Korea, 2017. Design: Groupe F. Image © N. Chavance, Groupe F Inauguration of Rion-Antirion Bridge, Patras / Greece, 2004. Design: Groupe F. Image © T. Nava, Groupe F Grand opening of Elbphilharmonie, Hamburg / Germany, 2017. Architecture: Herzog & de Meuron. Concept: Jung von Matt and gestalt communications. Image © Ralph Larmann Grand opening of Marina Bay Sands, Singapore, 2011. Design: Laservision Mega Media. Image © Laservision Mega Media + 36

以苏黎世照明为例,阐述城市照明规划原则

当许多城市争着创造壮观的夜景时,苏黎世的夜间照明却奉行谦逊的策略。世界上大量的城市中心在夜晚都被过度点亮了,各个建筑通过明亮的灯光、鲜明的对比或色彩缤纷的立面照明来吸引注意力。与这些城市相比,苏黎世的灯光规划注重用白光达到整体恰到好处的照度。这样的夜间场景并非经过简单的设计得来,而是基于详细的城市研究和精确特别定制的打光。在当地本土文化的背后有着各种技术上的支持。

Waterfront illumination of Stadthausquai with Fraumünster Church and St. Peter Church, Zürich. Photo by Benno Tobler. Image © Stadt Zürich Lighting of Stadthausquai with Fraumünster Church and St. Peter. Photo by Juliet Haller. Image © Stadt Zürich Façade lighting with projection at Zurich Opera House at Sechseläutenplatz. Photo by Juliet Haller. Image © Stadt Zürich Night view of Rudolf Brun Bridge. Photo by Georg Aerni. Image © Stadt Zürich + 12

贝聿铭在博物馆设计中对“光”的探究:从黑暗的混凝土空间到明亮的玻璃金字塔

卢浮宫金字塔常常被认为是贝律铭先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因为它是一个清楚表达了文化的代表建筑,但是贝聿铭先生早期的博物馆常常被归为有着黑暗阴影的粗野主义(Brutalism)作品。一个接一个的项目让这位华裔美国大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复杂且开放的建筑语言。贝聿铭先生有一套整体的设计体系去欢迎博物馆的游客,其中包括了最大限度地在白天利用自然光照,并且在夜晚使用曼妙的人工光照系统,这一特点也成为了他设计体系中最强有力的代表。

大多数对于卢浮宫的评价都在称赞这个明亮的金字塔在地上看到的部分的成就,但是真正的设计挑战则大多是在地下:如何给予参观者一个设计成功的地下展览空间。后来,贝聿铭先生将其建筑语言运用到了其他博物馆项目,在那些项目中,光永远是定义博物馆体验的关键点。在有一年的庆祝活动中,由哈佛大学设计系研究生院举办的“重思贝律铭:百年诞辰研讨会(Rethinking Pei: A Centenary Symposium)”中,他们讨论了贝聿铭先生如何在博物馆中利用光以此让其成为重要的文化象征。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and Museum, Cleveland / USA. Architecture: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Architects. Image © Timothy Hursley Night view of Suzhou Museum, Suzhou / China. Architecture: Pei Partnership Architects. Photography: Kerin Ip. Image © Pei Partnership Architects Atrium at 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 (German Historical Museum), Berlin / Germany. Architecture: Pei Associates, New York. Photography: Rudi Meisel. Image © ERCO GmbH, www.erco.com Tetrahedral glass tent at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and Museum, Cleveland / USA. Architecture: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Architects. Image © Panoramio user Bohao Zhao <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Rock_%5E_Roll_Hall_of_Frame_-_panoramio.jpg'>via Wikimedia</a> licensed under <a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3.0/deed.en'>CC BY 3.0</a> + 29

"光"事件:路易·康与影子的力量

托马斯·辛科(Thomas Schielke)在一个关于光和空间的月刊专栏中写道:“光是很重要的(Light Perspectives)”。德国出身的他对于建筑中的光影十分有兴趣,因此曾经发表了许多关于“光影角度”的文章和合著书。

阴影可以有足够的力量去给予建筑以形态吗?近年,建筑透明化以及LED灯的广泛使用让人们开始觉得光和影不是一定互相依存的。但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顾以阴影塑造建筑的光影大师路易·康(Louis Kahn)的作品。

下面了解更多... ...

层次和光影的运用:建筑师如何为时尚服装店设计店面

旗舰店因其作为最新潮流的实验室和刺激零售体验的角色激发兼具时尚购物者和设计师的一致好评。建筑师们为高级女装店想出了一系列方法,从白天里显眼的标志,到夜晚夺目的图案。这篇文章里的图片来自 André Chiote,一位葡萄牙建筑师和插画师,探索了知名品牌诸如Dior, Prada和Tod's图像潜力。这些图像清楚的显示了使用半透明层、内部图案以及光影对比的技术。

光线很重要:神圣的空间

光线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用法:阳光可以吸引注意力;天空会很迷人,黑色的空间生成恐惧。宗教建筑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塑造空间。

之后可以看到宗教建筑中的光线用法。

Al-Irsyad 清真寺  PT. Urbane Indonesia. Image © Emilio Photoimagination 巴西利亚教堂 Oscar Niemeyer. Image via Wikimedia Commons 水晶教堂 Philip Johnson. Image Courtesy of American Seating 光之教堂 Tadao Ando. Image © Buou + 9

10种自然采光方式: 从强烈光影到漫射光线

日光是建筑绝佳的塑造者,也是建筑师们可以利用的动态自然要素。著名灯光设计师 William M.C. Lam 在他的著作《作为形式塑造者的日光》(Sunlighting as Formgiver)中认为自然光不仅仅是为建筑带来能量这么简单。现在建筑师们已经发掘了无数种利用日光的方法,但是也在质疑着光线能否真的成为决定设计方向的目标。但是目前来看,大多数的日光分析还是停留在能源问题上。

来自瑞士洛桑 EPFL 建筑事务所的两位建筑师 Siobhan Rockcastle 和 Marilyne Andersen 发明了一种绝佳的定性分析方式。他们的兴趣在于充分发掘日光在空间中的多样性,提出了10中日光的表达方法。

罗马圆顶建筑发展简史

凭借着数百个教堂,罗马拥有圆顶建筑丰富的历史。受这种传统的启发, Jakob Straub雅各布·斯特劳布拍摄了罗马市内最显著的圆形建筑,从古老的万神殿到Pier Luigi Nervi皮埃尔·奈尔维设计的现代体育馆。他采用自然地视角,从圆形大厅的中央向上取景,以建筑仰望星空作为一个新的拍摄理念。 而对于Elías Torres埃利亚斯托雷斯来说,这些被“照亮的屋顶”空间构成了建筑的白天形式,而它的外观也变成了一个迷人的现实。

Torres 托雷斯对光照建筑在日光方面的有效性做了大量的分析研究。在他的“Zenithal Light”书里,配上了丰富而又醒目的照片,他得出的结论是,“在建筑内部天空的表现形式里,阳光从上面照射到圆形的模板时显示出了众多的文化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