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全球爆发,2020会是远程办公时代‘元年’吗?

新冠病毒全球爆发,2020会是远程办公时代‘元年’吗?
Cn adtopic work banner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新型冠状病毒已扩散到100多个国家,夺走了3,800多条生命。从取消航班和大规模检疫,到供应链和金融市场的中断,它还使许多全球工业陷入瘫痪。暂不提疫情爆发对健康的严重影响,新冠病毒的流行以一种异乎寻常的方式加剧了人们对未来工作模式的争论。疫情爆发后,无论是通过隔离还是公司的预防措施,全世界有数百万人在家中办公。世界各地的媒体都在问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要见证,传统办公模式的终结?

Nest / Beza Projekt. Image © Jacek Kołodziejski Village Underground, Lisbon. Image © Village Underground Livingspace / Ruetemple. Image © Ruetemple Bagritsky / Ruetemple. Image © Ruetemple + 13

Bagritsky / Ruetemple. Image © Ruetemple
Bagritsky / Ruetemple. Image © Ruetemple

我们清楚冠状病毒不会直接或不可逆转地打破在传统办公大楼中工作的观念。但是,它确实迫使全球进行了“在家办公”的重大实验。当企业、城市和社会恢复正常时,可能会引起人们对在家工作好处的反思,或者至少是对传统办公类型的改变。这个实验的规模是独一无二的。自2月初以来,数百万中国雇员一直在家办公,而亚马逊,脸书,谷歌和微软,在三月初要求西雅图员工在家办公。整个2月,全球股票市场上有77家上市公司在报告中提到“在家工作”,高于前一个月的5家,明显高于在2018年创下的11家纪录。

Google EMEA Engineering Hub / Camezind Evolution. Image © Camenzind Evolution
Google EMEA Engineering Hub / Camezind Evolution. Image © Camenzind Evolution

新冠病毒可能导致远程雇员的激增,但这不是开端。自2005年以来,美国在家办公的固定雇员人数增长了173%,目前为470万雇员,占劳动力的3.4%。同时,截至2017年,欧盟有5%的员工在家办公,主要集中在荷兰(13.7%),卢森堡(12.7%)和芬兰(12.3%)。

Retrofit Apartment / SuperLimão Studio. Image © Escanhuela Photo
Retrofit Apartment / SuperLimão Studio. Image © Escanhuela Photo

对远程工作的兴趣并非没有道理。它允许公司在没有地域限制的情况下雇佣顶级人才,同时避免了与办公楼和供应相关的高额费用。斯坦福大学在2017年对250人进行的一项研究还显示,在家工作可将员工生产率提高13.5%,减少病假天数并提高工作满意度。从员工的角度来看,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减少耗费在通勤上的时间和金钱,更好的平衡工作与生活以及更安静、更富有成效的氛围。这个想法也越来越受欢迎,全球职场分析指出, 80%至90%的美国劳动力表示他们愿意远程工作,至少部分时间在远程工作。该组织估计,如果那些兼职工作的人愿意在家工作,那么企业和雇员之间将在全美各地节省7000亿美元,而节省的温室气体将相当于让纽约州的所有劳动力永久离开公路。

Apartment in Benfica / Atelier 106. Image © do mal o menos
Apartment in Benfica / Atelier 106. Image © do mal o menos

这些态度和习惯上的变化应该能引起建筑师和设计师的极大兴趣。作为一种职业,我们已经看到了与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的同事以数字方式共享知识、信息和模型的可行性,无论是通过BIM模型,Slack渠道还是通过远程服务器。这些新的工作模式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办公空间设计的演变,或替代性工作空间的设计。

Tree-ness House / Akihisa Hirata. Image © Vincent Hecht
Tree-ness House / Akihisa Hirata. Image © Vincent Hecht

虽然毫无疑问将保留传统的办公室类型,但是内部结构将受到远程工作等趋势的严重影响。据估计,一个办公室40%的专用办公桌在某一天会闲置。 在未来,许多员工每周可能有50%的时间在远程办公,办公室的室内设计将变得越来越灵活,或采用更多的住宅风格来创建“家外之家”

Livingspace / Ruetemple. Image © Ruetemple
Livingspace / Ruetemple. Image © Ruetemple

远离传统办公模式的是联合办公的概念。 WeWork成立于2010年,是最大的众创公司之一。近年来,这家公司不仅对工作空间感兴趣,还涉及室内设计和城市组织。当Bjarke Ingels被宣布为新的WeWork首席建筑师时,这些理念在2018年5月得到了加强。几个月后,墨西哥建筑师Michel Rojkind成为WeWork建筑事务所新的高级副总裁联合办公可能是传统工作与远程工作之间最有效的折衷方案:设备齐全的公共办公室可让员工与世界各地的同事有效地合作,而又不会遭受身体上孤立和精神上孤独的困扰,这也通常被认为是远程工作的主要缺陷。

WeWork Yangping Lu / Linehouse . Image © Dirk Weiblen
WeWork Yangping Lu / Linehouse . Image © Dirk Weiblen

另外,我们在几乎所有主要行业中所看到的不断变化的技术变革速度,可能彻底颠覆我们对如何相互合作和生活的想象。建筑师将需要设计一种尚未实现的新的空间类型,将数字和实体,本地和全球,工作和生活融合在一起,使数十名或数百名员工每天在一个建筑物中工作8小时的概念成为历史。这本身就引发了一个问题,即现有办公室类型会发生什么。这些以前的工作场所,配备了复杂的MEP和维修设备,为广泛的职业设计,是否可以转变为城市中心的新生活方式或制造方式?

Facebook Offices / O+A Studio. Image © O+A Studio
Facebook Offices / O+A Studio. Image © O+A Studio

我们曾见证过办公模式的巨大变化。开放式办公室最早出现在20世纪40年代,现在已经占到工作场所设计的70% 。开放布局曾经是20世纪90年代科技繁荣的标志,现在却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设计选择,它对心理健康,生产力,供暖和冷却负荷的影响提出了质疑。 与此同时,从2000年代初到年代末,零工经济巨头的崛起,带来了一个公开兼顾工作和娱乐的新工作空间,办公室成为公司年轻和自发性的象征。

House in Kashiwa / Yamazaki Kentaro Design Workshop. Image © Naoomi Kurozumi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ic Office
House in Kashiwa / Yamazaki Kentaro Design Workshop. Image © Naoomi Kurozumi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ic Office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办公室设计的下一次建筑革命将会见证大量员工离开他们的传统工作场所,无论是通过自动化还是上述的远程工作。这种从集体工作到远程工作的转变,以及对新旧生活和办公空间的建筑考虑,在被当前的冠状病毒大流行引入公众意识之前就很明显了。也就是说,这种全球性的在家办公的强制性实验,可能具有讽刺意味地成为我们和工作场所之间更健康未来关系的催化剂。
(译者:朱瑞娜)

邀请您查看关于 COVID-19相关报道,以及阅读有关于“居家办公&效率”文章,了解关于“健康设计”技术指南,为未来设计的思考提供灵感。此外,请随时关注世界卫生组织 (WHO) 发布有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新建议和信息。

Village Underground, Lisbon. Image © Village Underground
Village Underground, Lisbon. Image © Village Underground

图片库

查看全部 显示较少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Walsh, Niall. "新冠病毒全球爆发,2020会是远程办公时代‘元年’吗?" [Is Coronaviru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f Offices?] 16 3月 2020. ArchDaily. (Trans. Milly Mo) Accesed . <http://www.archdaily.cn/cn/935614/xin-xing-guan-zhuang-bing-du-hui-shi-yuan-cheng-ban-gong-shi-dai-de-qi-dian-ma>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