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中国特色的社会发展状况为中国当代建筑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生长环境,而上海作为中国主要的设计中心之一,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阅读中国当代建筑的理想切入点。大型设计机构在上海城市建设中扮演着主要角色,其中国有设计院这一中国特色的设计力量举足轻重。作为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的曾群,身处机构核心位置,操刀众多重要大型设计,亲历中国当代建筑演进。在以下与笔者张益凡(YF)的访谈节选中,曾群谈及了机构状况、发展历程,以及个人立场等内容。 现实语境 YF:大型设计机构对中国当代城市的影响有目共睹,您可以说是其中的当事人。 曾群:就现状而言,大型设计机构对中国建筑及城市的影响,或者说对设计行业的影响,应该是现象级的,可能没有其他国家有类似情况。我的这个角色,其实很难脱离这个现象来谈。而且中国很有意思,整个环境就像大海,在海里会发现大大小小的生物,当然也有像鲸鱼一样大的品种。 如果从公共建筑角度来说,一、二线城市——特别一线城市——的地标型建筑,有非常大的一部分实际是由国外设计机构来进行方案设计;而项目后期,可能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国内这些大型机构来负责。这是一个技术实力的问题,在面对大型设计项目时,只有这些设计力量的管理和运作方式能够适应。但从建筑设计方案本身来说,我觉得挺悲哀的。作为一个中国建筑师,除了呼吁还要进行反省。 YF:就中国建筑设计行业而言,从您的角度来看,是否存在非市场的影响因素?这种国有的企业身份与具体的设计行为之间是什么关系? 曾群: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的设计业其实就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了。同济设计院90年代就完全市场化、股份化了。可能除了一些特殊的项目希望大型机构来做外,绝大部分还是充分竞争的;而且最重要的还是看是否有成熟的技术措施,与在不在体制内无关。其实我觉得所谓的体制内状态有更多的束缚,反而在很多项目设计时,自己容易陷入到一种套路里,被情势裹挟,有时不得不去适应一些东西。如果换作个人的独立事务所,自由度可能高一点。但我觉得这是中国的现状,是很正常的,大家没必要去抱怨。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