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当著名建筑师迈克尔 格雷夫斯在2003年感染了一种神秘的病毒时,他生命便开始了新的篇章。 胸部以下瘫痪,从此这位后现代主义的先驱将永远需要使用轮椅。 相信格雷夫斯本可以因曾为自己的生命而战而被原谅,曾经在八家医院和四家康复诊所接受过治疗,并需要永久使用轮椅,他作为建筑师的最有影响力的日子似乎已离他远去。但是情况并非如此。 相反地,他将自己所处的新状况加以利用从而设计出了一系列引领趋势的医院,康复中心和其他类型的事物直至2015年他去世,这一切为的是通过人们对轮椅使用者的日常生活的新认识,以及建筑师曾经有过亦或是没有注意的细节,来帮助使用者们生活质量的提高。 正如芭芭拉·萨迪克(Barbara Sadick)在 华盛顿邮报上撰写的文章所描述的那样,格雷夫斯和他的同伴们总是意识到像他们这样坐轮椅的人如何在建筑环境中行动时遇到更多困难。 而他的病则带给了他新的第一手经验。 在他治疗期间所使用的房间里,他观察到“对这些必要设计的依赖会让人产生一种绝望的感觉。”他反映出设计师必须理解身体被限制在轮椅上的意义,从动线问题直到详细地考虑如何拿起一张纸。 正如Graves所记述的一样,“在我生病之后,这一切对我来说变得非常真实,所以从那以后我就让我的设计团队在轮椅上坐了一个星期。” 格雷夫斯的故事是该行业为实现“通用设计”理想而进行的持续斗争的有力例证,同时也是需要更多建筑师的有力论证,这些建筑师在轮椅上生活的复杂性或者其他挑战有着第一手的了解。最近,这个行业已经越来越意识到需要组建一个多元化的设计社区,并努力鼓励女性和少数裔参与到这一传统上由白人以及男性主导的产业。 然而,与这些代表性不足的团体在业内的参与,经验和成功上的详细研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论是美国建筑师协会还是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在其管辖范围内都没有收集在身体或认知上有障碍的建筑师数量的数据。 虽然没有收集该行业内轮椅使用者数量的数据,但美国建筑师协会确实做出了他们在诸如“祝贺克服残疾障碍的建筑师”等出版物中的宝贵贡献。他们讲述了设计先驱,美国建筑师协会理事,轮椅使用者,同时也是“通用设计”一词的创造者:Ron Mace的故事,他的工作促成了对禁止歧视残疾人的国家立法通过,例如1988年的“公平住房修正案”和1990年的“美国残疾人法案”。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