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文明的进步和幸福指数并非是简单的正比关系。上海,作为中国GDP最高的城市,也是闻名世界的国际大都市,城市及其郊区的乡村,同样面临各自的困境和冲突。在城市打拼的普通市民,他们努力工作的回报,并不能完全化解现实的压力。而乡村社区和人居环境的衰落也同时在发生。 故事的缘起是委托人老宋居住在奉贤乡下需要照料的老母亲、年久失修的老屋危房;以及辛苦工作的孝顺儿子老宋在上海城区的住所难以给老人提供舒适独立的居住条件,老人也完全不能适应上海顶层阁楼的蜗居生活。 老宋夫妻的梦想是退休后从上海城区回到家乡奉贤南宋村,将老家的危房拆除重建,造一栋适合老年人使用,全家老少都喜欢的新房子,更好的照顾自己已经82岁的老母亲。为了帮助在上海的女儿女婿安心工作减缓生活压力,老宋和太太商量邀请身体不太好的亲家夫妇一起回奉贤,方便相互照应抱团养老。为此作为工薪阶层的一大家几乎动用了所有积蓄,这栋房子也凝聚了他们一大家老少四代八口对未来田园生活的美好想象和热切期盼。 用地范围及建造面积项目用地范围为原有宅基地,审批通过的自建房建筑占地面积104平方米,两层总面积208平方米(实际建造可不超过213平方米) 当地建房规则建筑限高:2层建筑层高限定为6.7米, 檐口标高8.0米,屋脊标高为8.0米+房屋进深的1/4不计面积部分:2层以上,阳台(出挑不大于1.5米)、飘窗(出挑不大于0.6米)、楼梯平台(出挑不大于1.0米)不计入建筑面积 房屋居住情况常住5人:委托人老宋:55岁,电工,身体健康委托人夫人:53岁,退休,身体健康老母亲:82岁,农民,农保,患心脏病、时常头晕、行动不便、听力障碍、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亲家:68岁,退休,身体不好,经历2次大手术,有时需要用轮椅亲家母:66岁,退休,患腰椎颈椎疾病,神经衰弱,睡眠质量不佳 周末节假日回家3人女儿:31岁,公务员女婿:36岁,通信行业外孙女:5岁 设计延续奉贤当地新民居二开间朝南的空间格局,在规则方正的体量中心运用新民居不常用的天井,形成空间和生活的中心。五个有确定使用对象的卧室和不同尺度的公共空间围绕天井布局,形成独立性、私密性和公共性交织互联,兼具仪式感和归宿感的家。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