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传承 1988年,改组后的中国院从建设部南配楼搬迁至车公庄大街19号院。 在20多年的时间里,随着中国院的发展,大院内的办公建筑一直处在持续更新建设的状态,其中2000年建成2#办公楼,2002年建成3#办公楼,2010年进行了1#楼改造和外立面更新。 2011年,院集团启动了中国院创新科研示范中心(以下简称“创新楼”)的建设计划,选址是19#院西北角原食堂/篮球场/锅炉房的位置。不同于1-3#楼的单纯办公属性,创新楼要将原场地的服务于大院的功能还建于新建筑中,同时随着院墙被取消,面向城市的开放性也要求其成为更具复合功能的办公综合体。 原型 在中国很多城市的发展过程中,一个单位划定一片区域,围合一个大院,工作居住生活囿于其中,曾经是很普遍的一种方式。随着城市的发展,大院儿与城市之间的矛盾也愈发突出,最基本的就是封闭与开放的矛盾。车公庄大街19号院虽然占地规模不大,但也是这类大院儿的一种类型化的代表。 创新楼的建设意味着需求的增长,空间的扩张, 19号院儿因此也要改变封闭的状态,一方面要整理内部的环境关系,于此同时还要重新定义边界,构建新的邻里关系。作为城市有机更新区的一次实践,在处理这些关系的过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要解决与周边居住区的日照关系。 朝阳庵社区沿文兴西街有两个东西向的单元,根据日照分析,这里是创新楼的形态需要避让的日照最不利点。在高度和用地范围的限制下确定最大的可建设体量后,以日照最不利点为基点,阳光的移动轨迹会把最大可建设体量雕琢成一个不规则的原型。日照原型是外在的限制,而获得更大的使用空间是内在的需求,原型正是基于这一里一外两种力量的挤压而被塑造出来。 场所 创新楼的功能并不复杂,在设计过程中我们希望改变从功能分区到使用空间的简单化处理方式,而是把功能转化为使用者的行为,以行为去引导场所的生成。 两层通高的门厅串联起咖啡厅,展厅,图书区,小超市,会议室和多功能厅等公共服务功能,这里成为创新楼公共生活的客厅。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