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项目位于中国东南内陆的丘陵山地,独特的文化与地理条件,孕育了项目所在“陈家铺”的崖居聚落形态。 地域性是项目无法回避的重要维度,项目设计将建筑师的个人风格谨慎的隐匿于地方的工匠传统之中——材料恪守地方原则,谨慎的处理和自然相关的开放性。 工匠传统改造项目的起点,是村民礼堂旧址,其在整个聚落中已经是体量庞大的公共中心之一,是村落中大半个世纪之前建造的新建筑,一个11X18米见方的二层高空间。 设计在其西南角增加的了单层体量,包括其屋顶的观景平台,将原来较为封闭的会堂建筑体量变得更具公共开放性,回应了外部景观的开放性;建筑内部开敞的两层空间的正中心,一个悬浮的半透明的盒体,贯通至屋面天窗,形成柔和的自然光的容器和内部空间的中心,“冥想”的功能主题,也使得这里成为图书馆仪式感的顶点。少量的玻璃、阳光板这些纯净透明半透的材料,作为传统木结构的背景存在,空间的划分组织依然附着并强化了原有传统材料的形式秩序。金属、玻璃、混凝土这些当代材料形式被表达为抽象的几何界面,灰泥、原木、麻绳这些材料的物质性越发强烈。原有木屋架的次级联系杆件被大量增加,形成空间顶面柔和深邃的界面,顶面成为一个逐渐消失的边界。 设计除了西南角3米见方的玻璃盒体,几乎完全延续了建筑外部的建造特征。新的设计克制的调节内部光线和外部景观的戏剧效果,新的书局,之前的会堂,以及周围更加年代久远的老村子,形成了连续生长的聚落文脉肌理。 阅读空间 作为村庄中的小型图书馆,以及运营方先锋书店希望拓展的乡村书店,其内部流线组织的功能性并不存在太多限定。建筑内部轴线对称的布局,同相对独立的三个不同的楼梯台阶引导的三条起伏的竖向动线,形成视觉和穿行体验的复杂性,静谧和开放,围合与通透。 主入口正对一个通高的宽阔走廊,一侧是整齐排列的书架,而靠外墙的一侧则是白色实体墙面上巨大的无框玻璃窗洞,透出旁边小巷的灯光,和偶尔闪过的村民匆匆的身影。转过走廊的尽头,是阶梯状的阅读空间,沿台阶阅读座位一侧的建筑实墙上开出面对峡谷的大窗,这里也是书局聚会分享的场所,作家阿乙、诗人余秀华等都曾经在这里和游客村民分享他们的故事;拾阶而上到达突出建筑之外的观景平台,这里也是村中浏览山峦风光的最佳位置之一。另外两条动线分别是到达书局中心悬浮的冥想空间的直跑梯,和串联咖啡座席以及两个研讨聚会空间的功能性路径。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