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北京二环内的老城胡同区是一片独特的城市区块,平坦且密集,被20多米宽的高架环路以及尺度瞬间扩大的二环外现代化高楼与街区所围绕。工作室的基地位于东城区北边,近热闹的北锣鼓巷,周遭大多为住家, 四合院、杂院与四至六层老楼房为邻,零星小商铺散布其中。北京的街道为方正布局,不过一旦进入胡同,街道宽度缩小至3-5m甚至更窄,曲折有机,是由人的身体和活动所衍生出来的城市尺度与纹理。 早晨前往工作室的路上,从大马路拐进胡同后,迎面而来的是街坊们提着菜篮来往于菜贩间,因为道路瞬间变窄而缓慢下来的车流,还有阵阵生活的气味——厨房的火气、早点摊的香气、公厕味、还有因时节变换的潮气,声音也是丰盛的——街坊邻居的聊天、骑车叫卖的小贩、车子过不去了的争吵、各种方言、起风的树叶和虫鸣鸟叫。 合院基地长13.5米、宽9.5米 ,推开木头门是由青砖墙围合的方正空间,两棵高大的银杏树立于其中,屋顶与银杏树下是一片独立的世界,宁静却仍在胡同的节奏里。 我们在2017年的夏天遇见这个合院,当时房东正在重建木结构、青砖墙、灰瓦屋顶, 在一连串的沟通后我们决定租下这里,接手设计与改造,在这里扎根建立我们“工作的世界”。  透过建筑,产生对话过去的北京作为皇城,是在帝制体系中所建立的城市,从中轴线、紫禁城乃至城墙,都是绝对性的存在,胡同则是在这个权力与机能架构中,逐渐形成的市井场所。胡同的两侧四合院比邻,在墙体后的每个合院都是不同家庭生活的空间,不同的生活体系依墙并置在一起,它们都运作在这个独特的城市尺度和纹理之中,平衡地共生共存。  近现代进程中,城市秩序的消解与重塑,让北京城里的胡同与四合院产生极大的变化,人口结构、密度与社会体系的剧变让四合院变得难以定义。胡同的轮廓被留下了,但两侧墙体的风景却在不断地拆与建之中显得断裂。  不变的是,不管墙内墙外,人们依旧在此,在岁月更迭中维持着生活。 而我们在这里,想藉由建筑工作的场所,植入生活以“打开”院子,弱化边界,创造胡同里对话的空间。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