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项目
活动
竞赛
  1. ArchDaily
  2. 建築新聞
  3. 建筑师除了设计房子,还可以做什么?

建筑师除了设计房子,还可以做什么?

建筑师除了设计房子,还可以做什么?
建筑师除了设计房子,还可以做什么?, Han Zhang along with her team at <a href="http://www.archdaily.cn">ArchDaily China</a>. Image Courtesy of Han Zhang
Han Zhang along with her team at ArchDaily China. Image Courtesy of Han Zhang

建筑的建造所需投入的智慧,以及大量的人力、物力、金钱和时间,注定一个建筑师的养成从来不易。立志从事这个职业的学生自本科时期起,便要接受五年紧凑的专业教学。除了建筑方面的知识,还需通晓艺术人文、数理工程、城市规划和相关政策等知识。大部分学生在学习期间为完成设计作业,而不可避免地牺牲睡眠。待研究生毕业以后更要面对激烈的就业竞争,还有严苛的工作试炼。许多建筑师在见证自己第一个项目落地前,说是久历风霜也不为过。

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开始在其他领域发展,力求为自己争取更人道的工作周期,以及除了画图建模以外更多元化的机会。然而过去积累的职业素养并没有作废,建筑师对空间的敏锐度,和提炼当地文化精神的能力在这些机会中也得到施展。以下是三位 ArchDaily 的资深编辑对“建筑师除了设计房子以外,还能做些什么?”一题所进行的公开讨论。

你是如何从建筑设计转型到其它相关领域的?

罗慕洛·巴拉托: 对我来说,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毕业后,我在 ArchDaily  做兼职编辑的同时,还在另外一家建筑事务所工作。后来由于我所在的事务所收到金融危机打击,付不起建筑师工资了。但我仍坚持做着编辑工作。

事务所受到金融危机打击,付不起建筑师工资了。但我仍坚持做着编辑工作。

张涵: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相对曲折漫长的过程。一开始我是经济学毕业的,这是一门很有趣的学科但并不适合我。所以大学毕业以后我又重返校园读了建筑学。这是一个很单纯的决定——我想要做一个对世界有贡献的人,而建筑能够让人融合创造力和实践能力,去塑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当我们都不在人世之时,建筑将是我们存在过的最有力的证明。

Han Zhang at a keynote lecture by <a href="https://www.archdaily.com/office/rcr-arquitectes">RCR Aquitectes</a> in the <a href="https://www.archdaily.com/165746/in-progress-phoenix-international-media-center-biad-ufo">Phoenix Media Center</a> in Beijing. Image Courtesy of Han Zhang
Han Zhang at a keynote lecture by RCR Aquitectes in the Phoenix Media Center in Beijing. Image Courtesy of Han Zhang

莫妮卡·阿雷拉诺: 我曾学习过舞蹈,这是一门运用身体感知空间的艺术,这点和建筑非常类似。我在一个负责管理城市历史遗产的基金会工作过一段时间,有部分工作内容就是为基金会出版书籍,还有为博物馆记档策展。所有这些都和建筑有很大的关系,但与我们在学校所培养的那种模式又很不同。我也曾做过一段时间建筑师,但在编辑领域真正找到了自我。

过去积累的建筑专业能力,在新工作上是否得到施展?

罗慕洛: 作为建筑媒体的编辑,最终你会发现还有其他“做建筑”的方法。我们时刻留意并观察着世界各地的建筑事件,包括那些被边缘化的地区。我因此认为编辑工作也属于建筑领域,但不完全是人们所熟知的形式。

Romullo, along with Pedro Vada, another of <a href="https://www.archdaily.com.br">Archdaily Brazil</a>'s editors, observing the streets in Sao Paulo. Image Courtesy of Romullo Baratto
Romullo, along with Pedro Vada, another of Archdaily Brazil's editors, observing the streets in Sao Paulo. Image Courtesy of Romullo Baratto

张涵: 在建筑学院渡过三年以后,我渐渐了解到我思维的方式,和协调身边的人一起完成工作的能力,是我自身最大的优势,并且也能让全员发挥最大的潜力。因此当我在读硕士的时候就下决心不做建筑师,而是在其他方面协助团队实现设计的人。随后六年里我在读书期间做过建筑实习生和初级建筑师,毕业后的两年担任概念建筑师,再两年为中国的建筑事务所进行商务拓展,最终我加入了 ArchDaily!

在这里我们将工作上的投入视作一种另类的‘建筑’。

你们怀念做建筑设计的时光吗?

罗慕洛: 讲真,并没有。至少我目前还是这样认为的。我设计过建筑也做过改造项目,但过程都相当痛苦。

张涵: 我还是想念做设计的时候的,但我已经从事过设计工作很多年了,而现在我可以在媒体领域推动建筑设计,并且围绕世界顶尖的建筑师展开有关设计的讨论。而经过多年的专业训练的好处是,只要我们想做设计,随时都可以重拾‘旧业’。不过,有些难缠的甲方我倒是不太想念。

现在我可以在媒体领域推动建筑设计,并且围绕世界顶尖的建筑师展开有关设计的讨论。

莫妮卡: 我则是完全不想念做设计的。我在做编辑期间所学到有关建筑的知识,和我在事务所做建筑师所学的完全不同。过往在截图前待在办公室彻夜赶工的日子,我说实话,不太想念。

Monica overseeing the last details of the construction Espacio CDMX. It was the last project she was in charge of as an architect. Image Courtesy of Monica Arellano
Monica overseeing the last details of the construction Espacio CDMX. It was the last project she was in charge of as an architect. Image Courtesy of Monica Arellano

有人学建筑但最终没有做建筑师,原因何在?

罗慕洛: 我相信这有各式各样的因由。建筑是昂贵的,同时建筑也是经济不景气时最先受到影响的领域之一,例如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在依然有很多建筑师没有在建设项目,甚至离开了这个行业。我接下来要说的原因与刚才第一个原因有很大的关联:因为建筑业涉及面非常广,你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也许是迫于形势(比如金融危机)或者是自己选择,我们都可以去发掘建筑的‘其他面貌’。

建筑是昂贵的,同时建筑也是经济不景气时最先受到影响的领域之一,例如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在依然有很多建筑师没有在建设项目,甚至离开了这个行业。

Romullo has also started to do photography of interior spaces and exterior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mullo Baratto
Romullo has also started to do photography of interior spaces and exterior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Romullo Baratto

张涵: 建筑师是一个很锻炼人的职业。一个项目的落成只有10%是设计的功劳,而其余90%都是全赖多方的协调和多重利益关系的把控。成功的建筑师往往不仅仅是一个设计师,他/她或许还拥有商人、谈判家甚至技术专员等多重身份。这个行业以外的人或多或少会对这个事实感到震惊。

莫妮卡: 是的,我认为这也是受制于城市地理条件的原因。尽管现在整个建筑行业正在恢复发展,但不可能所有人都只在设计圈和建造业内工作。

尽管现在整个建筑行业正在恢复发展,但不可能所有人都只在设计圈和建造业内工作。

罗慕洛: 你指出的这点很有趣。如果我们所有学建筑的人都去设计房子,那么是否有足够的工作岗位和足够多的项目需要建造呢?更重要的是,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建筑吗?

张涵: 就算是在很多发展中的国家,它们并不缺少房屋,但这些房屋往往质量堪忧。但大家必须认清,发展中的国家所面对的问题与世界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迫切的情境下需要迫切有效的解决方案。建造质量有时并非首要考虑。

莫妮卡: 我发现,那些最具创造力的建筑师已经意识到,他们没有必要在城市里建设项目。他们改造现存的建筑,表现出他们对周围环境的关心。

那些最具创造力的建筑师已经意识到,他们没有必要在城市里建设项目。他们改造现存的建筑,表现出他们对周围环境的关心。

张涵: 我认为发展中的国家并非不存在优秀的建筑师,但当地的政治环境和学术环境往往是高质量设计所需面临的最大障碍。

罗慕洛: 我百分百同意。Jaime Lerner 是一名巴西的城市规划师,他在当地非常有名。他曾说建筑是为未来而建的......但其实建筑师更应该‘活在当下’!(笑)我们没有必要一定要建崭新的建筑,但我们混乱的城市肌理需要建筑师来重整。

现在的工作最有趣、最有意义的地方是什么?

莫妮卡: 我非常享受发掘有关有趣的建筑和新项目的消息。能够与那些来自我们国家,以及许多全球各地才华洋溢的人接触是很奇妙的体验,并且让我有强烈的参与感。

Monica interviewing <a href="https://www.archdaily.com/tag/patrik-schumacher">Patrick Schumacher</a> of <a href="https://www.archdaily.com/office/zaha-hadid-architects">Zaha Hadid Architects</a>. Image Courtesy of Monica Arellano
Monica interviewing Patrick Schumacher of Zaha Hadid Architects. Image Courtesy of Monica Arellano

张涵: 在国际平台上公平、诚实地展现中国建筑对我来说具有重大意义。我希望让大家了解是哪些建筑师在中国各地进行建设,这不仅限于精英建筑师的项目,而是覆盖到大街小巷的日常建设。让全世界的读者认识真正的中国建筑,如同中国人自己所认识的一般,让所有人不带偏见地看待,并讨论中国建筑。

在国际平台上公平、诚实地展现中国建筑对我来说具有重大意义。我希望让大家了解是哪些建筑师在中国各地进行建设,这不仅限于精英建筑师的项目,而是覆盖到大街小巷的日常建设。

罗慕洛: 在这个领域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建筑的设计和建造,同时没有需要过分顾虑建筑设计的政策条例,这点解除了我们工作上的精神压力。

张涵: 最后,我很高兴能够向全球读者展示何镜堂院士和李兴钢老师的建筑。两位的作品都曾获得年度建筑大奖,让这里的设计圈都为之骄傲和激动。这些时刻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ArchDaily China 现已是中国最前线的建筑媒体,对中国建筑行业的发展具有必然的影响力。

关于编辑

---

张涵(Han Zhang)是 ArchDaily 中国的主编。她负责管理运营 ArchDaily 在中国的一切事务,包括撰文和商务合作。她在澳洲莫纳士大学获得经济与金融系学士学位,随后赴墨尔本大学攻读建筑学,并在该校获得建筑学士和硕士学位。在加入 ArchDaily 前她作为建筑师从事设计工作长达八年。

罗慕洛·巴拉托(Romullo Baratto)是 ArchDaily 巴西的编辑,他曾多次与 ArchDaily 进行项目合作。他还是一名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在巴西圣保罗大学(FAU-USP)获得建筑学和电影学的硕士学位。除了在 ArchDaily 担任编辑,他还在 Studio Flagrante 工作室担任独立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希望通过图片影像来探索动态空间。他亦是2017年第11届圣保罗建筑双年展的策展团队一员。

莫妮卡·阿雷拉诺(Monica Arellano)是 ArchDaily 墨西哥的编辑。曾就读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UNAM)建筑系,与德国舞蹈家 Isabelle Schad 一起经营舞蹈实验室 “共同跳跃”(Collective Jumps)。她曾与ICA基金会的多个博物馆在出版项目上合作,并在 Sinestesia 事务所担任过建筑师。

关于这位作者
引用: Badalge, Keshia. "建筑师除了设计房子,还可以做什么?" [What It’s Like to be an Architect who Doesn’t Design Buildings] 13 4月 2018. ArchDaily. (Trans. Joanna Wong) Accesed . <https://www.archdaily.cn/cn/892136/jian-zhu-shi-chu-liao-she-ji-fang-zi-huan-ke-yi-zuo-shi-yao>

您已开始关注第一个帐户了!

你知道吗?

您现在将根据您所关注的内容收到更新!个性化您的 stream 并开始关注您最喜欢的作者,办公室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