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比亚克·英格尔斯曾经说过:“一个建筑师最伟大的成就是造建筑。” 在这部备受瞩目的纪录片《大·时代》 (BIG TIME)的全球首映式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观众们都忍不住窃笑起来,“建筑师造建筑”这是最明显不过的事了。但英格尔斯一直很会处理这种场合,解释道:建筑师在自己独特的岗位上,将新设计的建筑置于大环境中——这个看似“不可能的组合”,并最终通过这种方式塑造了世界,“只因我们这样想了,所以就这样做了。”他异常着迷于这种想法——并在 BIG TIME 这部影片中也表现出同样的着迷,他设计的摩天大楼将会改变纽约市的天际线。 在此之前,这位丹麦建筑师在至少两部纪录片中担任了主角:一部是以“8字符”综合体建筑为题材,名《筑起无限快乐》的纪录片;另外有一部是 Netflix 《抽象》系列中其中一集以他为中心的专题,该系列旨在探讨艺术家和创意工作者的生活。 然而,这次的《大·时代》的有别于前两个纪录片,与大多数喜欢强调设计和建造过程的建筑类电影不同,《大·时代》旨在通过更深入的提问展现来展现英格尔斯本人完整的一面,在创办公司15年以来所获得的风靡般的成功背后,究竟有多少牺牲。 一般你很难看到一位世界知名的建筑师,在医院躺进核磁共振机器,或是和他的另一半在出租车的后座相拥。这些场景都在纪录片中出现了,揭露了这位建筑界的传奇人物更人性化的一面。 纪录片中并非所有东西都是关乎个人生活的,这部影片还在另一个方面非常有兴致的探究了建筑的创新和传承的价值。某一次,英格尔斯谈到一个很讽刺的现象:有些刚开始很有新意的设计,在后来变得古板如化石,特别是在现代主义方面。 他还提到悉尼歌剧院,他认为这是世界上最被认可的建筑 ,每个建筑师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天建立自己的“悉尼歌剧院”。 首映式的第二天,英格尔斯在接受 ArchDaily 独家采访时说:  “我认为我在影片中说到了,即使我做建筑做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天,也许我们能够完成200栋建筑,数量可观。但是在70亿人的星球中,这200栋建筑物对70亿人来说并不多。若想要对众人的生活真正产生影响方法是,你做作的事必须是可量度的,可复制的,或具启发性的。”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