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图像 | 原始尺寸
该项目由500个借来的塑料椅建造而成,由 Urchin设计,旨在质疑椅子这个日常物件的角色:从一个承受坐力的物件,通过堆叠变成一种皮肤样式:椅子不再被理解成椅子的使用(椅腿、扶手和座位),而被理解成一种形式(高跟状,曲线和中空)。随着椅子的旋转悬空,它们失去了与人类身体的联系。 这个小亭子在地面回应了安德鲁·迪克森·怀特(AD White)的雕像,让康奈尔创始人的这个早已进入大家脑海的人物形象仿若融入了这个(不可能的)马戏团。 Urchin 的装置打造过程中没有破坏任何一把椅子,所以它们展出之后还会被归还。Urchin 通过操纵简单的椅子,再到最终操纵椅子的观念和跟人们身体的相关的椅子组件及朝向,向实用与无用这一命题进行了一次深省的哲学发问。这个关于实用的问题背后是一个基本的概念现象,来自于美国实验心理学家詹姆斯·吉布森(James J. Gibsond)在他的生态方式到视觉感知(Ecological Approach to Visual Perception)的研究中提出的承担特质理论(Affordances)。该项目希望通过人们对于椅子的尺度转变:从日常尺度转换到了这个临时建筑的尺度,激起人们对于使用性与认知层面的挑战。 从城市到细节的尺度转变,CODA设计了独特的解决方案,它同时做到了回应场地与具有可持续性,平衡了功能与愿望。我们的这个作品获奖是因为其对于材料的创新使用,以及该委托对于建筑和居住者之间在时间流动情况下的生动互动。 2008年之后,CODA设计了一系列智慧的的项目,从艺术装置到建筑,建筑的题材又从宗教和公共建筑延伸到住宅,另外还有从微观的家具尺度到整个城市设计的宏观尺度。除了这些变化,所有的项目都有一个共性,即研究上的特殊方式:对于用户的项目需求进行认真调研的同时,延伸性分析了场地不得不提供的内容,比如材料、能源、手工艺技术等等。这个方式造就了一个个每当面世都显得格外新颖,且兼具可持续性的解决方案。我们的设计往往不是单一的,它们在不同的维度分别回应着不同的时间或部分。 展开 阅读全文
分享 分享